华裔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研究的综述分析

一、引言 当前,汉语热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与以往相比,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外语教学呈现出几个显著的变化,其中之一便是华侨、华裔子弟汉语学习的回归(吴勇毅,2008)。至2007年,汉语学习者总人数在3000万以上,在这些汉语学习者中,华人华侨学生约占70%。因此对华侨、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一、引言
  当前,“汉语热”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与以往相比,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外语教学呈现出几个显著的变化,其中之一便是华侨、华裔子弟汉语学习的“回归”(吴勇毅,2008)。至2007年,汉语学习者总人数在3000万以上,在这些汉语学习者中,华人华侨学生约占70%。因此对华侨、华裔汉语学习者的研究的重要性逐渐凸显。
  Ellis(2000)曾指出,学习动机是最为重要的个体因素之一,且最具能动性。华裔学生由于有着特殊的文化背景,汉语学习动机因此具有一些特点。林崇德(2008)认为,“外语学习动机是外语学习者在外语学习活动中的一种自觉能动性和积极主动性的心理状态”。
  笔者对华裔汉语学习者的汉语学习态度和动机方面以往的相关研究进行了回顾与思考,通过CNKI检索了1990年至今的有关华裔汉语学习者汉语学习态度及动机的30余篇文章,对此进行了类归分析,并提出了自己对这方面研究的展望,以期对将来学者在这方面的研究有所参考。
  二、华裔汉语学习者动机研究现状
  1.华裔汉语学习者动机研究情况概述
  盛继艳(2012)提出,华裔学生汉语习得研究大体可分为两条主线:一是关于华裔学生自身特点的研究;二是关于华裔学生习得汉语本身的研究,其中对于华裔学生自身特点的研究大多从学习者的文化认同、动机、学习策略等方面入手,本文以第二条主线中的学习动机为线索进行梳理。
  笔者检索到30余篇与华裔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或学习态度有关的文献,其中专门研究华裔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的文章共15篇,其余篇目的部分篇幅涉及相关研究情况。1995年至1999年共有4篇,2000年至2005年共有5篇,2006年至2009年共有11篇,2010年至2013年共有14篇。可以说,对华裔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及学习态度的研究在逐步发展,但仍有很大的研究空间。
  综观对华裔汉语学习者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东南亚华裔学习者,包括菲律宾、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对欧美等国的华裔研究较少,区域研究不够全面,有待进一步扩展。
  2.理论依据
  从研究理论方面来看,大多数研究采用西方第二语言获得理论,著名社会心理学家Lambert构建了“第二语言学习的社会心理学”理论和“双语心理学理论”,他把学习者动机分为融入型动机与工具型动机,并以此为依据设计出学习态度及动机量表,为以后研究打下基础。
  王爱平(2000)依据西方第二语言获得理论和华人身份认同理论对来华学习汉语的东南亚华裔学生的学习动机和相关情况进行调查研究。该理论认为第二语言获得是一种逐渐适应第二语言的文化——即文化合流的过程。基于该理论,本研究认为:由于华人身份认同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而产生的学习动机是华裔学生学习汉语的最重要动机之一;对华裔学生来说,学习汉语的过程就是对中华文化认同的过程。
  原一川等人(2008)借鉴西方第二语言习得的态度和动机理论,运用社会心理学和社会语言学理论,以东南亚留学生为样本,进行实证研究。黄煜(2012)硕士论文从文化认同论入手,对华裔学习者的文化认同状况进行调查,并由此得出印尼华裔汉语学习者的动机。
  张玲娟(2012)硕士论文采用需求分析理论对华裔汉语学习者的动机进行研究,将需求分为学习需求和目标需求,学习需求指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需要的条件和需要做的事情,目标需求则包括需要、差距和愿望三部分。可见,依照这一理论,对学习者动机的研究转化为探求学习者的需求,这为动机研究提供了新思路。
  3.研究内容回顾
  对华裔学习者动机的研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类是总结华裔汉语学习者态度和动机情况,并探求影响华裔汉语学习者学习动机的因素;第二类是华裔与非华裔学习者动机的对比。下面将从这两个方面进行回顾分析。
  第一类研究总结华裔学习者汉语学习动机情况,学者对这方面的研究很多,包括一些研究华裔学习者学习生活状况的调查中也多涉及这项内容。
  学者在研究中发现华裔学习者的动机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化认同,一类是功能驱动。在这些调查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学习者对“是华裔就应该学习汉语”这一观点的认同度最高(王爱平,2000;夏明菊,2003;章石芳,2011)。这一观点认为汉语学习过程实际上是文化认同过程,这也是融入型动机的一种表现,他们会表现出强烈的文化寻根意识(吴建玲,1996)。同时也有一些研究成果表明,华裔汉语学习者的工具型动机很强,汉语对于华裔的意义,已经从一种“文化语言”转变为“功能语言”,对就业的实用性帮助是他们来华学习的动因(陈奕容,2007)。王爱平通过对印尼华裔学生的语言环境、语言使用、语言能力及其认同问题的分析,指出在印尼华裔学生身上,学习汉语的职业性目的、实用性目的与对华人身份和中华文化的认同不是分离的,而是自然地融合在一起(王爱平,2000)。也有学者调查发现学习中文的前三项原因分别是“对自己的前途有好处”、“中国人应该学中文”、“自己有兴趣学中文”(李明欢,1999)。由此可以看出,华裔学习者的文化认同度很高,但是他们的“回归”不仅仅是文化因素的作用,功能性因素的拉动力也是很强的。
  当然也有一些研究者发现,很大比例的华裔汉语学习者不喜欢学习汉语或认为汉语很难学(匡腊英、张娜,2010)。许多孩子的求学都是基于父母的安排,青少年学生本身的认识往往只是把学中文作为工具。还有研究发现年长的华裔中小学生中文学习动机比年幼的强,存在中文学习动机过强的问题,根据道德森—多耶定律,中等强度的学习动机有利于欧洲华裔中小学生学习中文;动机过强,尤其是工具型动机过强,会影响学习者的学习(包含丽,2012)。不同年龄的华裔汉语学习者动机差异值得注意。
 第二类研究华裔和非华裔学习者的学习动机对比分析。余江英(2010)对两百名华裔和非华裔青少年学生进行对比分析。闻婷(2007)以44名华裔学习者和44名非华裔学习者为被试,采用量表的方式探讨华裔与非华裔学习者在对待目的语社团态度及习得目的语动机上的差异。研究结果表明华裔汉语学习者在对中国的总体态度上的得分高于非华裔学习者,华

  
更多相关论文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