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吧
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毕业论文吧 > 当代文学论文 > > 论阿来小说《尘埃落定》的性别想象
当代文学论文

论阿来小说《尘埃落定》的性别想象

摘要:《尘埃落定》是199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作者是藏族作家阿来。小说主要描写一个声势显赫的康巴藏族土司,在酒后和汉族太太生了一个傻瓜儿子。这个人人都认定的傻子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却有着超时代的预感和举止,成为土司制度兴衰的见证人的故
关键词:阿来,小说,尘埃落定,性别,想象,尘埃落定,1998年,人民

  《尘埃落定》是199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作者是藏族作家阿来。小说主要描写一个声势显赫的康巴藏族土司,在酒后和汉族太太生了一个傻瓜儿子。这个人人都认定的傻子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却有着超时代的预感和举止,成为土司制度兴衰的见证人的故事。

  摘要:阿来的《尘埃落定》塑造了性格迥异的男人和命运各不相同的女人。在这个两性世界里,不仅隐藏着作家性别想象的个体心理,也难以逾越地蕴含着特定历史时代的社会性别文化形态和藏族性别文化色彩。《尘埃落定》通过合理的性别想象,传达了作家对特定历史时代的社会性别文化形态的理解,展示了20世纪上半期川西藏区土司制度瓦解背景下男权社会的两性关系和性别文化,特别是借助傻子二少爷这个奇特人物的爱情和婚姻,构建平等、自由、自主的新型两性关系,折射出藏族奴隶制社会现代性的萌芽。

  关键词:阿来小说;性别文化形态;《尘埃落定》;性别想象;现代性萌芽

  小说的性别想象既是作家的性别意识的流露,也是特定社会历史文化形态的表现。《尘埃落定》是藏族作家阿来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描写了20世纪上半期四川西部藏区土司制度下的社会生活和最后的土司们的生活变迁和覆亡历程,其中人物形象众多,从性别的角度可以简化为男性和女性两类。作家的性别意识属于个体心理。世界上既然有男人和女人,不同的人对男人是什么,女人是什么,就会有不同的观点。当然,个体的观点也会受时代的影响。时代是一个大背景,民族文化、地域文化、家庭经验、个人生命历程等是小背景,众多因素叠加,形成作家的性别意识。小说中流露的作家的性别意识一般是隐蔽的,因为作家写小说不是在阐释自己的性别观念,而是在描绘特定历史时代的社会生活。就《尘埃落定》描绘的社会生活来看,作家需要回到历史中,也就是说,该作品的性别想象必须符合其描写的社会历史的真实。可见,分析一部小说的性别想象,至少有两个维度,一是作家隐蔽的性别意识,一是特定社会历史的性别文化形态。

  一、《尘埃落定》隐藏着阿来怎样的性别意识

  阿来是1959年生于四川西北部藏区马尔康县的藏族作家,由于母亲是藏族,他天生会说藏语,又由于生活在普及现代汉语的社会主义新时代,从上小学开始就学会了汉语。通过高考上过师范学校,当过小学、中学教师,通过写作成为编辑,创作成名后在成都做过出版人。从阿来的人生经历看,他是从荒野草地走出来并融入大都市的藏族作家,他的性别意识应该是具有现代文明色彩的社会文化的体现。也就是说,在他的心理世界里,关于男人和女人及其关系的界定,至少是与当代中国社会在政治、法律等方面表述的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儿童等价值立场相一致。这是无需讨论的问题。需要讨论的是在此前提下,作家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所流露的具有个人情感色彩的隐蔽的、深度的性别意识。也就是说,通过小说分析作家的性别想象时,其中的一个维度即作家隐蔽的、深度的性别意识,不是停留在社会文化层面,而是进入个体心理层面;不是在“一种人类的分类方法,它或指男性或指女性,不包含内质判断,不掺杂情感色彩”[1]1的层面研究“所谓性别”,而是探讨作家内心深处的性别观念和对不同性别的丰富性的思考以及态度。这在本质上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人物形象研究,而是属于创作心理研究。

  让我们回到作品,通过分析《尘埃落定》中阿来对一些人物的命运安排和描写心态,讨论这个问题。

  (1)《尘埃落定》中的女性形象及作家的创作态度

  阿来在《尘埃落定》中精心塑造了一系列女性形象,她们虽然是土司制度下的人物,但是,通过分析阿来对这些人物的描写和命运安排,可以概括出作家的女性观和他对不同类型女性的态度。总的来说,阿来对女性是尊重的,欣赏的,好奇的,爱护的,对女性中的不幸者给予了同情。他是反对男尊女卑观念的,不认为女性生而低贱,基本上持有环境决定人性的思想。作为一个男性作家,他是带着一点隐藏不住的优越感在描写女性,表现为把女性描写为感性的、多变的、享乐的,注重容貌和打扮的,喜好小聪明的,甚至是心甘情愿依附男性的,尽管这种描写可能源自人物塑造的需要,符合历史真实的客观要求,但叙述态度中的男性优越感还是难以掩饰地流露出来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作为一个男性作家天生的局限,就是他无法以女性经验描写女性,因而难以摆脱男性经验的一些固有观念。

  1、傻子的母亲土司太太及与其有对比意义的女性

  《尘埃落定》以一个十分奇特的人物――麦其土司家的二儿子的口吻进行叙述,这个人物的奇特在于似傻非傻,居于神性与人性之间,有超乎常人的聪明,又有不合常理的特别之处,因而被人们通常看成傻子。傻子替作者代言,即阿来把叙述的视角安放在一个奇特的人物身上;因此,作者的心理体验将不可避免地在傻子这个人物身上流露出来。由于“傻子”和作者之间有一种隐蔽的对应关系,分析傻子的心理世界,无疑可以揭示作家的价值观念、性别意识等创作心理。本文仅限于讨论性别想象背后的性别意识问题。

  《尘埃落定》对傻子母亲土司太太的描写可谓着墨颇多,她无疑是小说的核心人物之一。从叙述的角度看,由于她占据十分具有优势的母亲地位,作品对她的描写基本上用了欣赏的眼光。她的美丽、智谋、故作高雅和管理才干以及驾驭土司的能力,都被以赞赏的笔调表现出来,甚至她的凶狠、残酷、贪婪也是被放在受害者本能反应的情境下和统治者固有的本性条件下被表现。总之,她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高贵的恰如其分的土司太太,纵使在结尾揭示了她的出人意料的妓女出身,也并不能改变其土司太太的高贵光环,更不能说明作者对她的人生命运做了有意的贬损安排。恰恰相反,作品通过土司太太的传奇人生,传达了一种女性观:女人不是生而低贱的,环境可以改变人性。女性纵使有卑微的命运,也是值得同情的。当土司太太在最后的时光对她的儿子说:“她感到最满意的还是从一个下等人变成了上等人”,“从一个下贱的女人变成了土司太太,变成了一个正经女人”,然后以一个富贵者的心满意足的方式吞食鸦片而亡。这样的命运安排尽管难以摆脱一个特定历史时代女性的主体意识的局限性,但是,也算是一个女人充分实现了她的生命理想,甚至可以说,土司太太作为一个女性,完成了生命蜕变过程,实现了凤凰涅槃,她成功地由汉地妓女变成了高贵的土司太太。谁又能说她不是一个成功的母亲形象呢?就故事的叙述而言,对土司太太总体上是尊重的,尽管对她的处心积虑、用尽心机、心狠手辣、习性难改等品行进行了嘲讽,但是,作品对她的生命主体价值的实现还是肯定的,甚至是赞美的。这不仅是土司太太傻儿子的态度,也是作者的态度。因为土司太太是聪慧的,美丽的,而人类是不能拒绝智慧和美丽的。可见,阿来对女性是宽容的,没有出身一类的偏见,而且,他通过土司太太的命运批判了这种偏见。这种批判隐藏在人物形象塑造中,而不是直接表现为人物形象的内涵。也就是说,土司太太这个人物形象本身不存在批判出身偏见的意识,她恰恰是一个彻底的历史文化背景中的人物,深谙“骨头”、“根子”一类的先天决定论。

  作品中还有四位女性是和土司太太在同一个层面上被描写的,至少在人伦辈分上基本可以这样划定。一是二少爷的奶娘德钦莫措,二是土司的三太太央宗,三是多吉次仁的女人,四是茸贡女土司。她们和土司太太形成鲜明对比,从不同角度展示了女性的特点,传达了作者对女性的思考。

  德钦莫措是一个穷苦女人,也可以说是土司制度下受剥削、受压迫的人。她死了私生子的时候,恰逢土司太太因为生了傻儿子生气导致奶水干了,她荣幸地成为傻子二少爷的奶娘。她喂饱了别人的儿子,却连想一想自己儿子的权利也没有;她因为想念自己的儿子流下眼泪,就被土司太太斥责“叫她自己打自己一记耳光”。当她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大二少爷后,本以为在土司家会有一份特殊的地位,不料出去朝佛“走了整整一年零十四天”回来后,土司家的人“都把她忘记了”。遗憾的是她还把土司家的每一个人当亲人,真心实意地记挂着每一个曾经跟她朝夕相处过的人,意识不到她的存在其实是土司太太的一个心病。德钦莫措是一个淳朴、善良的人,重情义,但心直口快,还不懂得揣摩主子的心思去讨生活,也可以说,她在精神层面上,并不存在低三下四的心态,而是有一种平等意识。至少是她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作为二少爷奶娘的特殊身份,试图以此争得与土司家人平等的地位。然而,因为讲了二少爷和桑吉卓玛之间不光彩的事情,被撵下楼,“再不许到官寨三楼以上的地方”;又因为“整天在那些干活的家奴们耳边”讲二少爷“小时候的事情”,被禁止乱说话。如果说二少爷对自己奶娘的这些决定是一个年轻人的一时冲动,那么,他的决定没有被“父亲、母亲、哥哥”推翻,因而符合大家的心意,则足以说明,贵族阶级是从来不跟自己的奴隶讲什么情义的。

  从阿来对德钦莫措人生经历的叙述来看,他对这个女性形象充满同情,对她的人生态度也加以肯定。比如,她在朝佛中的虔诚与精神自由,她敢于不断对二少爷“从高处投射到院子里的影子吐唾沫”所显示的勇气,这些都是劳动者身上难得的气质,具有健康、活泼和敢于抗争的品质。德钦莫措是普通劳动妇女形象的典型。她充沛的乳汁本身就是健康、刚强的生命品质的象征;她敢于私生儿子,不惜从自由民沦为奴隶,这也足以说明她身上蕴藏着自由奔放的生命激情和不畏奴隶制压迫的稀里糊涂的勇气。

  央宗被描写成徒有美色而毫无心肝的“漂亮而多少有些愚蠢的女人”,是不自知的危害他人的妖精。土司被她的美色迷惑,除掉了她的忠于土司的丈夫查查头人,她顺理成章做了土司的三太太,吃得香,睡得甜,让土司也觉得“她真是个很蠢的女人”。这个毫无心机的女人,在故事的结尾成了麦其家少数几个活在麦其土司领地上的人。这种命运安排照应了第二章之7“大地摇晃”中济嘎活佛的嘱咐:“妖精出来为害,一种是自己知道,一种是自己也不知道的,三太太明明白白是后一种情形,所以在你们父亲身后,你们不要加害于她。”女人被看作是诱惑男人令其心性大乱的妖精,所谓妖精者,大概是指美色足以让男人不能自持。不过,女人只要不借此有意为害,只是被动地被男人争夺,其在本质上只是善良的尤物而已,因此应该得到善待。这种女性观显然是一种男权中心话语,尽管有一种理性的宽容与慈悲,但对女性其实是一种不平等的歧视。男人自己把持不住自己,却要怪罪女人是妖精。这就是济噶活佛一类男人制造的男权中心社会的所谓性别文化。傻子二少爷不喜欢济噶活佛,相当于阿来不喜欢济噶活佛,自然也可以说,阿来对济噶活佛宣扬的所谓性别文化也是否定的。央宗是无辜的女人,作品对她深怀同情。

  多吉次仁的女人在作品中只是像彗星一样闪现了一下,然而,却埋下不祥的预兆。如果说央宗在智慧方面和土司太太形成对比,那么,多吉次仁的女人则以纵火泄愤并赴火为丈夫殉情的方式,和央宗形成鲜明对比。她用自我毁灭的方式点燃两个儿子内心深处复仇的火焰,使故事的结局更加悲凉、凄清。从作品对多吉次仁的女人简短的叙述来看,阿来对这个深陷仇恨泥淖的女人似乎并没有丝毫同情。“火是多吉次仁的女人放的。她没有和两个年幼的儿子一起逃跑,而是自己投身到大火里去了。死相十分凶残。女人在火中和她的诅咒一起炸开,肚子上的伤口就像漂亮的花朵。她用最毒的咒诅咒了一个看起来不可动摇的家族。”这段描写用语十分冷硬,流露出阿来对一个性情暴烈的女人的畏惧,甚至是厌恶的心理。结合整部作品来看,阿来在生死观上是有佛教的那种超脱境界的,这可以从傻子最后从容、坦然面对复仇者,以及麦其土司和他的大儿子对待复仇者的宽容、自信、听天由命的态度得到证明。也就是说,多吉次仁的女人的行为被看成是一种狭隘、偏执、凶残的行为,虽然符合世俗的文化规范,但是,阿来恰恰是批判这种世俗的复仇文化的。如果说多吉次仁的丧命显示了土司太太的嫉恨、偏执与毒辣,那么,多吉次仁的女人与土司太太一样也是一个播种仇恨的人。而多吉次仁的两个儿子的复仇行动则是一种被固有文化胁迫的无奈之举,并非自觉自愿的行为。正是基于这样的结果,推断出阿来对多吉次仁的女人的寥寥数笔的描写中隐含着厌恶之情。与其说阿来厌恶一个暴烈的女人,不如说他对藏族传统文化中父仇子报、代代因袭仇恨的复仇习俗持有怀疑和否定。

  土司太太和多吉次仁的女人同样都是仇恨播种者,但是,作品对这两个人物的叙述态度差别较大,究其原因,除了傻子与土司太太的母子关系这种特殊视野因素外,应该也有作家更深一层的价值判断。对于这两个女性来说,土司太太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具有女性主体意识。她指使下人杀人,用尽心机扶持自己的傻儿子,跟土司联手巩固自己的土司太太地位,隐瞒自己的卑贱出身,诸如此类的所有行为,都不失为一个女性在维护自己的生存地位,是在尽力提升自身的生命意义。而多吉次仁的女人是那种完全为一个男人而活着的女人,她基本上没有女性主体意识,在多吉次仁死后,她以十分惨烈的投火自焚行为在两个儿子心中播下复仇的种子。从作品对这两个人物的叙述来看,阿来对缺乏女性主体意识的多吉次仁的女人是持否定态度的。可见,阿来对女性实现生命价值的主体意识是维护的,但对有悖于此的为男人献身的行为并不赞同。这其中自然也有佛家珍爱生命、反对任何轻贱生命的行为的价值观。

  茸贡女土司是一个“强悍精明的女人”,由于茸贡家“生不出儿子继承自己的王位”,就需要一位“过渡方式”的女土司,所谓过渡,就是她生了儿子后即让位给儿子。可是,茸贡家偏偏就生不出儿子,女土司已经传了四代。第四代茸贡女土司生命力极强,“在床上十分了得。第一个男人只三年就痨死了。第二个活得长一些,八年,给她留下了一个女儿。而她居然就不再招婿上门了”。只是在土司们不能接受“茸贡永远是女人当家”,“打算兴兵讨伐”的逼迫下,“又招了一个众土司为她挑选的男人。这人像头种牛一样强壮”。当土司们期待茸贡女土司生出儿子的时候,却传来那个“像头种牛一样强壮”的“男人死去的消息”。从此,“女土司常常把她手下有点身份的头人、带兵官、甚至喇嘛招去侍寝,快快活活过起了皇帝一样的日子”。女土司是土司世界里的奇葩,她一旦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便跟男土司们一样,荒淫无度,为所欲为。在这个人物形象身上,可能隐藏着阿来对所谓女权主义的思考。在女土司的领地,女人居于主导地位。而在两性关系中,如果女人居于主导地位,男人就会沦为弱势群体。女土司的三个死去的男人和那些侍寝者们,就是例证。女土司是那种自觉清醒地利用女人优势的人,“在女土司手里,美色就是最好的武器”,她以此来获得想要的一切。很显然,阿来对男性居于主导地位或女性居于主导地位的两性关系状态都是持否定态度的。

  女土司与土司太太相比较,前者天生拥有权力和地位,后者出身贫苦。原本有天壤之别的两个人,却拥有共同的天生丽质,并都十分善于利用这种性别资源实现个人愿望。在她们拥有权力和地位之后,都十分迷恋权力和地位,为了维护所拥有的一切,表现出十分相似的胆识过人和心狠手辣的气魄。这是两个所谓的女强人。女土司是从里到外的强悍,土司太太却把强悍隐藏在柔弱的身体里。也可以说,女土司已经彻底粉碎了传统文化中女性的角色规范,她是个极端自私自利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不择手段,包括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而土司太太还是以一个女性的角色追求着生命主体意义。正因为如此,阿来对女土司用了嘲讽、戏谑的笔调,而对土司太太却总体上用了赞赏、同情的笔调,当然,对她的做作、食老鼠肉、抽大烟等行为也进行了嘲讽。

  2、两个塔娜和英国夫人以及桑吉卓玛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