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吧
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毕业论文吧 > 历史学毕业论文 > > 朝鲜战争后美国对韩国政治的影响探讨
历史学毕业论文

朝鲜战争后美国对韩国政治的影响探讨

摘要:美国对韩国的教育政策是美国当时面临的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朝鲜战争后美国对韩国政治影响的 论文范文 ,欢迎阅读参考。 中国学术界对韩国政治的研究,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中韩建交之后,既有对韩国政治制度的介绍,也有
关键词:朝鲜战争,美国,韩国,政治,影响,探讨,美国,韩国,教育政策

  美国对韩国的教育政策是美国当时面临的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朝鲜战争后美国对韩国政治影响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参考。

  中国学术界对韩国政治的研究,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中韩建交之后,既有对韩国政治制度的介绍,也有对韩国军人政权与政治转型的分析研究。但是,对战后韩国政治体制形成根本原因的研究还有待加强,特别是关于美国因素对韩国政治影响的研究明显不足。笔者认为,美国提出划分“三八线”并出兵韩国,对韩国的社会和政治生活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影响并制约着韩国政治的发展,其影响的痕迹和余波至今依稀可见。本文试图就战后初期美国对韩国政治的影响进行粗浅的分析和探讨,以求教于学界同仁。

  一、美军进驻对韩国社会的冲击

  朝鲜半岛饱受了日本帝国主义36年的殖民统治,1945年8月15日,终于盼到了日本的投降,民族的解放。但是,半岛解放之日也正是朝鲜民族分裂之时,在美国和苏联的共谋之下,一条横穿朝鲜半岛的“三八线”诞生了。这条“三八线”先是作为美苏实行“国际托管”的军事分界线,而后成为两个持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的分界线,同时也成为亚太地区冷战的最前线。

  与此相对应,美国对韩国的政党政治和政治民主化进程产生了很大影响,甚至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美国占领军的管制下,韩国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治体制,因此,美国堪称催生韩国政党制民主政治的“助产婆”。历史证明,战后,韩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紧紧依附于美国,而美国则根据自己的战略需要来扶持和培植政治代言人,形成了韩国特色的政治体制。

  1945年9月8日,霍奇中将以履行受降和占领使命为目的,奉命率领美国第二十四军登陆仁川,南朝鲜人民自发地来到码头欢迎美军的到来。可是,恰在此时,聚集在码头上的人们与留守日本军队发生了冲突。然而,占领军统帅霍奇在事后并未责备日军,认为日本军队是在维持地方秩序,应表示感谢。而对于南朝鲜人民,霍奇却无理地要求他们远离码头,以免妨碍美军的行动。这就是美军给南朝鲜人民的见面礼。从这也就可看出美军此时对南朝鲜的政策基调。9月9日,美军抵达汉城(今首尔),并在当天下午举行正式受降仪式,随后宣布了美军的重要决定,即总督府将继续运行,包括原总督阿部信行在内的官员继续履行其职务。此决定一经宣布,立即引起了广大朝鲜民众的愤怒,甚至也引起了美国国内的不满。9月12日,阿部信行被迫免职,由美军第七师师长阿诺德(A.V.Arnold)少将接替总督之职。于是,美国军政府的统治就这样登场了。

  二、美国主导下的韩国政治

  日本宣布投降之后至美军占领初期,南朝鲜的政党、组织纷纷活跃起来,党、会林立,群龙无首,秩序未免混乱。1945年10月,向美国军政府要求登记注册的南部朝鲜政党和社会团体便有205个,这些团体大致分为左翼“共产派”和右翼“民族派”两派势力。影响较大的有:左翼阵营方面以吕运亨等人为代表的“朝鲜人民党”、朴宪永等人为代表的“朝鲜共产党”;右翼阵营基本上分三股势力:一是以李承晚、尹致暎、李起鹏等人为代表的亲美派;二是以金性洙、宋镇禹等人为代表的亲日派;三是以金九、金奎植、申翼熙、赵素昂等人为代表的“临政”派(即原流亡中国的“韩国临时政府”的人员)。

  正如上所述,美军当局曾一度继续留用日本殖民统治者。后来,即使在他们被迫解职后,美军政当局仍然将日本人作为所谓的高级咨询人士,听取他们对有关南朝鲜发展的建议。对此,南部朝鲜人民敢怒不敢言。10月5日,军政长官阿诺德少将任命建立了顾问委员会(由11人组成),目的是要求该委员会成员为美军政府建言献策。该委员会主席由原日本总督府中枢院议员金性洙担任。这11人中有一位民族主义者不愿出任,金性洙、宋镇禹等4人是民主党领导人,左翼领袖吕运亨是唯一入选的左派领导人,当他看到该委员会左右势力之比为1∶9时愤然离席,以示抗议。

  在军政府中下层朝鲜人官吏的选择过程中,美军遵循了两个不成文的原则。第一,原先为总督府所用的所有朝鲜人,继续为美军政府所任用。其二,美军根据现存朝鲜人官职的高低,提拔后填补由于罢免日本人所出现的职位空缺。其中,前总督府日本人和朝鲜人官吏的推荐是美军任命军政府官吏的重要依据。霍奇将军的国务院政治顾问本宁霍夫(H.MerrellBenninghoff)在9月15日发给华盛顿的第一份政治报告中指出:“公众舆论要求撤换日本人官员,但在一定时间内这样做尚有困难。他们可以仅被除去名字而实际上继续工作”。因此,许多日本人被公开罢免后,继而又以顾问的身份与美军共同坐在办公室内商议今后的工作,他们在美军政府最初的人事任命中发挥了极大影响。通过美军的人事任命,军政府的中下层官吏中很快形成了以前总督府朝鲜人为主导的官僚集团。虽然美军为了弥补因大量日本人离开所造成的人员不足,招募了许多新的朝鲜人为军政府基层工作人员,但军政府中层及基层干部为前总督府朝鲜人所主导的局面已不可改变。

  本宁霍夫在一份报告中说:“汉城,或者可以说是整个朝鲜南部,现在分裂为两个分明的政治集团:……一方面是个民主性或保守性的集团,其中很多成员是专业部门或教育界的领导人,他们在美国或美国人在朝鲜办的教育机关中受过教育”。他们的目标和政策表明他们追随西方民主主义的愿望;而另一方面是“激进的或共产主义集团,主要就是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

  本宁霍夫所说的“向往西方民主主义”并接受过美式教育的保守分子,正是以后构成韩民党的主要人员。朝鲜光复后,南部朝鲜建立右翼三党:宋镇禹、金性洙、金俊渊、徐向日、张泽相等的国民大会准备会;张德秀、许政、白南薰等的火光国民党;金炳鲁、白宽洙、赵炳玉等的朝鲜民族党。

  1945年9月16日,三党联合,以宋镇禹、金性洙等的国民大会准备会为中心结成韩国民主党。韩国民主党是当时南部朝鲜最大的右翼政党,包括了绝大多数总督府时期的右翼人士。美军认为韩民党成员是他们在南部朝鲜所能找到的最理想的合作者。在美军政府最初的人事任命中,韩民党成员占据了相当多的政府关键职位。这样,“大部分韩民党员被用作军政府官吏,掌握实权。

  与对待右翼政党不同,美军政府对待左翼政党和左派势力相当冷淡,甚至持敌对态度。

  美军政当局厚此薄彼的态度暴露无遗,并公开指责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幼稚愚蠢、故步自封,命令所有报纸在第二天的头版刊登这一声明。针对美军政当局的错误做法,同情朝鲜人民共和国组织的《每日新闻》不听美军的命令,拒绝刊载,由此招来了横祸,11月初受到美军政府的无理调查,11月10日以“迟延报道”为名被迫关闭解散,这充分暴露了美军政府非民主的本质。

  在军政府组建过程中,没有一名左派人士受到美方任命。当年年底,美军政府对左派团体采取了公然的敌对行动,宣布人民共和国为非法组织,其活动为非法行为。美军的这一策略随之在南部朝鲜全面推广实施,在汉城之外,一些地方人民委员会在美军的直接干预下被强行解散,领导人也被逮捕,这就是当时所谓的美式民主政治。

  这一时期,在美军政府的统治下,警察队伍也得到了较大的扩充。警察主体与日占时期相比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日本殖民时期的警力以及殖民军队中的朝鲜人,包括南逃的原北方警察和部分军人。

  这些警察执行的法令也并没有多大程度上的变化,多是日占时期的内容。美军政府颁布了《军法令第二十一号》(1945年11月),规定继续有效,其中包括《维持和平法》(1907年颁行)、《军事犯罪法规》(1908年颁行)、《禁止政治集会法》(1910年颁行)等各种反民主的法令。可见,殖民地时期的政治遗产都被美军政府继续采用,这就为后来韩国政治的畸形发展埋下了伏笔。

  1945年的9月25日与12月10日,美国军政当局分别发布了《军法令第二号》(《关于战败国的原属财产之冻结及限制移交的文件》)和《军法令第三十三号》(《关于在朝日本人私有财产的权利归属的文件》)。其目的就是接管日本国家和私人在朝鲜的财产,包括日本总督府在内,还有日本人占有的铁路、电、矿山、工厂、土地等各种财产,以防止日本人以及东洋拓殖株式会社的地产被地方人民委员会接管。美军政当局对归属财产的处理,是在韩国有产阶层的支配力尚未形成的情况下,通过镇压左翼和劳动者自主管理运动,垄断归属企业的管理权,逐渐向韩国有产阶层出售归属企业。美军政当局仅处理了全部归属企业中10%~20%的小规模企业,如果加上出售住宅、船舶等约1300件,总计有26亿元左右。

  其余的大部分归属财产,于1948年8月移交给了韩国政府。美军政府期间归属企业的出售是以签订契约时,交付出售价的20%,余下以年7%的利率,10年内分期偿还为条件。考虑到美军政时期的恶性通货膨胀,10年分期偿还的条件几乎等于无偿。美军政厅处理的归属财产,虽说在量上所占比重并不大,但就此确定了归属财产出售给民间的原则。在1946年年初,军政府选派了约375名南朝鲜人前往管理接收企业。但是,他们的身份特殊,并不代表当时南部朝鲜各阶层的利益,其中有不少人是留美学生出身或是日本殖民时期的高级职员、股东以及与这些企业有来往的商人。通过任命归属企业的管理人员,美军政当局培植了亲美的有产阶层。

  美军政府在宣传和舆论方面的控制一直是非常严格的。如上所述的“《每日新闻》事件”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每日新闻》、日文版的《汉城日报》以及已被军政府接收的《朝鲜》是当时汉城最具影响力的三大报纸。《每日新闻》被关闭解散后,美军政当局将它改编为《汉城新闻》,主办者则是由军政府扶持的韩国民主党人。1945年11月16日,宋镇禹等民主党人被军政府授权接管日文版的《汉城日报》,同时再创办一份新的日报。

  在美军政府初期,下述事实也很能说明问题,即负责教育的军政人员与管理舆论的军政人员是在军政府的同一个办公室工作,这足以证明两者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类似的情况,在当时日本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政策中更加予以明确,即教育和信息情报两个领域在同一个部门(OfficeofCivilInformationandEducation)中工作。1947年被派遣到韩国的教育调查团的公开称谓是“对韩教育和信息情报调查团”(EducationalandInformationalMissiontoKorea),从中不难看出,当时美军政府的教育与舆论政策不但关系密切,而且是直接为其政治服务的。

  综上不难判断,美国对韩国的教育政策是美国当时面临的意识形态斗争(ideologicalbattle)的重要组成部分。表面上是实行民主主义教育,实际上只不过是想把教育作为意识形态斗争的手段加以利用,事实上,美军政府根本没有为韩国人扩大教育机会或者为了提高教育质量而采取任何措施。美军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就如在军政府的报告中亦常常指出的那样,对那些尚未确认是否对美国怀有好感和亲近的人们,是不能投资的。

  美军进驻南部朝鲜时,北部朝鲜已在苏军的占领下朝着苏联期望的方向顺利发展。而在南部朝鲜,左翼势力控制的朝鲜人民共和国在美军进驻前两天宣布成立,期望以既成事实获得美军的承认。在此形势下,美军采取极端的政策,起用前亲日、附日朝鲜人组织军政府,排斥左翼进入政府权力中心。美军希望通过这一政策遏制南部朝鲜共产主义势力的发展,在美国与苏联的冷战较量中,千方百计地防止南部朝鲜直接落入苏联的势力范围。但是,美国人对朝鲜半岛及其民众缺乏了解。对于亲日、附日分子的重用严重伤害了朝鲜人民的民族感情,造成军政府在朝鲜民众中缺乏支持度。民众憎恨亲日分子执掌政权,同情被排斥在政府之外的左翼,这一公众心态成为当时南部朝鲜左翼势力急速发展的社会基础。这样,南部朝鲜的左翼和右翼政治势力迅速以不同的方式加强了自身的政治基础,基本形成了南部朝鲜社会极端右翼势力和激进左翼势力强大、中间政治力量薄弱的独特政治构造。

  1945年9月12日,霍奇将军发出明确指令:“只与有组织的政治团体打交道”。

  此项指令极大地刺激了政党和团体的迅猛发展。到1945年10月24日,已有54个政党在军政府登记。

  这个数字到次年3月增加到134个。现在的韩国政党和团体众多,这与当时美国在韩国实施的有关政策有直接的联系。当美国在联合国推动通过非法决议,策划在南朝鲜举行单独选举、成立单独政府时,朝鲜南北双方很多政党和团体都表示强烈反对。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仍加紧策划在南朝鲜举行单独选举。1948年5月10日,美国政府擅自举行了国会议员选举。结果,李承晚等12人以“没有竞争对手”为由,未经选举自动当选国会议员。这届国会的主要任务是制定宪法,因此被称为“制宪国会”。

  国会成立后,便开始制定宪法、组织政府。国会制定宪法时,主要讨论了一院制国会还是两院制国会,还讨论了是实行总统制还是内阁制、国民直接选举总统还是国会间接选举总统,以及总统的非常权力范围和程度等问题。在此过程中,国会内部各个党派之间的权力斗争逐渐激化。这场斗争主要在国会第一大党李承晚系统和第二大党韩国民主党之间进行。经过讨论,在国会实行一院制、为制约一院制国会可能的轻率行为赋予总统以对国会的否决权、总统和副总统由国会间接选举产生等问题上达成共识并写入宪法。但在总统制还是内阁制的问题上,两大政党之间冲突激烈。韩国民主党知道由李承晚出任总统乃美国之决定,无力更改。于是,他们就利用该党的徐相日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长和该党成员俞镇午负责起草宪法的机会,把该党拟定的内阁制方案写入了宪法草案,企图削弱总统的权力。但这一方案遭到了李承晚的坚决反对。韩国民主党被迫做出让步,妥协的结果是总统制与内阁制并用,取名总统中心制。7月12日,南朝鲜国会通过了这部《大韩民国宪法》。7月20日,该国会又举行了历史上首次总统选举,实际上,在美军政府的扶持下,李承晚终于登上了韩国第一任总统的宝座。8月15日,大韩民国政府在汉城成立,由此拉开了韩国光复后政治史上第一共和国的序幕,翻开了韩国宪政史的第一页。

  从表面上来看,1948年出台的《大韩民国宪法》是“一部自由色彩很浓的民主宪法”。这部宪法是美国直接干预的产物,堪称战后美国在发展中国家推行的所谓“民主试验”的一个“杰作”,因此,有不少美国人甚至包括一些韩国人都想当然地认为,随着“大韩民国”的建立和“民主宪法”的颁布实施,韩国将迎来一个真正民主的时代。然而,历史的发展进程远非个人想象中的这般顺利、简单,民主制度的建立绝不是一蹴而就之事,韩国政治未来的发展道路还充满着坎坷和荆棘。

  因为民主政治的运作与实施更需要与之相适应的各方面的社会条件,当时的韩国基本不具备这些条件,而是由美国强力推行和催生出来的。因此,由美国直接移植到韩国土壤中的民主制度很快就表现出水土不服,畸形的政治集中引爆了大量的社会矛盾。后来的事实证明,李承晚并没有使韩国建立起一种有效的政治经济秩序,相反,却使旧李朝的官僚体制得以恢复,开历史的倒车,不可避免地引起韩国民众的强烈不满。

  三、战后初期韩国民主政治的特征

  由美国培植而成的韩国民主政治是一种畸形的民主政治,其主要特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篡改宪法。1952年7月,李承晚利用朝鲜战争这一特殊环境,以“反共”为由宣布戒严,并逮捕了50余名国会议员,从而使由国民直接选举总统和实行两院制国会的改宪案获得通过,为李承晚连任总统扫除了障碍。在1952年8月5日举行的第二届总统选举中,李承晚保住了总统职位。韩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4年,只能连任一次。这样李承晚便不能参加1956年的总统选举。1954年9月6日,李承晚为了再次当选总统,直接指使自由党国会议员向国会提出修正案,并以“特别例外”的形式写入宪法附则,企图修改宪法,为李承晚再次当选总统铺平道路。按照宪法规定,宪法修正案须以在籍议员的2/3以上赞成方可通过。李承晚及其自由党自以为他们的议员已经达到这一要求,宪法修正案稳获通过。可是,11月27日国会投票表决时,投赞成票的只有135名议员,60名议员持反对票,7名议员弃权,还有1名议员缺席。当时国会议员的总数是203名,203的2/3应是135.3,而赞成票只有135,还差0.3票。于是,当时主持会议的副议长宣布“此案被否决”。但是,李承晚及其自由党依然绞尽脑汁想出了“四舍五入”的办法,就是说,2/3的135.3中的小数点0.3可以略而不计,这样恰好合乎宪法要求的赞成数。于是,国会在29日复会重新宣布“此案获通过”。为特定个人而多次强行修改宪法,被认为是韩国宪政史上的一大耻辱。

  2.迫害异党。自从李承晚上台以后,李承晚政权就不断制造借口打击反对党,使得反对党的处境越来越困难。在1956年第三届总统选举中,各派政治势力进行了一次激烈的较量。

  参加这次竞选的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分别是,自由党的李承晚和李起鹏,民主党的申翼熙和张勉,进步党的曹奉岩和朴己出等。在竞选过程中,民主党取得了明显的优势,形势对自由党极为不利。但是,民主党的申翼熙于1956年5月5日从汉城乘车去全罗北道进行活动时,在旅途中“急逝”,据说是被李承晚集团暗杀。在5月15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李承晚在美国的支持下虽然再次当选总统,但得票率却由上届的72%下降到56%。李承晚出任第三届总统后,于1958年12月在在野党议员遭到野蛮暴行而未能出席国会的情况下,强行通过了《新国家保安法》,并以此为根据变本加厉地打击和镇压进步党等反对势力,并在1959年接连制造了轰动一时的“进步党事件”和“《京乡新闻》事件”。1959年2月27日,李承晚竞选对手——曹奉岩被以捏造所谓“北朝鲜间谍”和“颠覆大韩民国”的罪名判处了死刑。李承晚还强令解散了进步党。随后,在4月30日,李承晚指使他的公报室室长金圣天,以“违反美军政法令第88号”为由,勒令《京乡新闻》停刊,并逮捕了该社干部多人。在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李承晚再次对反对党大施淫威,结果却自取灭亡。

  3.操纵选举。在整个李承晚时代,不公平投票选举的情况不断出现。无论是国会内部的投票表决,还是全国范围的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都严重缺乏当代民主政治所必需的选举投票的平等性和公正性。在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李承晚的特务公然闯进民主党的地方党部,用铁棍打死该党的领导人,抢走民主党的竞选文件,使它无法提出总统候选人。一切公共场所都被李承晚的自由党所把持,不让民主党发表竞选演说。从3月12日起李承晚宣布韩国实行“特别戒严”,并派大批警察对选民进行威胁。在正式选举之前,李承晚政权的内务部长崔红奎向警察署下达秘密指令:警察和自由党党员制造“幽灵选民名单”,把占选票40%以上的赞成票成捆地投入票箱,以保证自由党的总统、副总统候选人李承晚和李起鹏获得85%以上的选票。李承晚集团的这些卑劣做法遭到韩国广大人民的坚决反对。

  4.政党私党化。李承晚先执政后建党,执政党成为李承晚的御用工具,政党随党首的执政而诞生,随党首的下台而解散。从李承晚以后,在韩国的政界就逐步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现象,即政党几乎都是以某一个重要的政治人物为中心而成立,并随着他在政治上的进退而兴衰,甚至出现人在党存、人离党亡的现象。这是李承晚时代的负面政治遗产,也是美军政统治的后遗症。党首在党内实行一言堂领导方式,在党的重大决策、人事安排等方面享有绝对权威,其实,如此的政党无异于“家党”或“私党”。这样的政党还有如下特征:中央与地方党组织关系是严重的中央集权制,地方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自主权;对于党的领导机关与一般党员之间的关系,只注重自上而下式的单向垂直的命令与服从关系;全体党员必须无条件服从党首,绝不允许挑战党首的权威,这样就形成了金字塔式的政党组织结构。从李承晚开始,后来的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钟泌、金泳三、金大中等在韩国的政党政治上都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5.军人专政。美军政府所实行的极端的政治政策和统治措施对后来韩国的政治文化造成了极大的消极影响。例如,在这种统治方式下,政府机构过于强化,以致形成了强权政府,建立了旨在镇压国内反抗的军队机器,为后来出现的长时期军人干政种下了诱因。军政府取消了政党的合法地位,关闭解散左翼主办的新闻报纸,动用国家机器打击左派势力,这不仅为韩国政治专制主义的滋生提供了温床,而且为后来的韩国军人专政和军事独裁埋下了种子。例如,李承晚用于镇压民主运动的军事力量正是美军政府直接培植和建立起来的。为了推行反共政策,对付共产主义力量,美国甚至还支持朴正熙和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美国政府口口声声要建立“民主国家”,由此可见其民主的虚伪性。冷战时期美国的对外政策是为其反苏反共的全球战略利益服务的,而这种政策可以一直追溯到美国在二战结束前后在朝鲜半岛所采取的措施。

  参考文献

  [1]〔韩〕政经研究[J].1978(5):223-224.

  [2]〔韩〕白凡金九先生纪念事业协会.白凡金九——生涯和思想[M].教文社,1982:369.

  [3]BruceCuming.TheOriginsoftheKoreanWar[Z].PrincetionUniversity1989ThirdPressing,p.156,164-165.

  [4]BenninghofftoSecretaryofStates[Z].September15,1945;inFRUS(1945),6:1,049-1,053,转引自‘BruceCumings:TheOriginsoftheKoreanWar,p.143.

  [5]BruceCuming[M].TheOriginsoftheKoreanWar,p.145

  [6]〔韩〕沈之渊.韩国民主党研究(1)[M].火光社,1982:48-49.

  [7]〔韩〕张矢远,金基元.韩国经济史[M].1991:321.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