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吧
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毕业论文吧 > 历史学毕业论文 > > 英国利物浦贸易发展史探析
历史学毕业论文

英国利物浦贸易发展史探析

摘要:利物浦港口城市有着极好的自然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人文地理区位,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英国利物浦贸易发展史的 论文范文 ,欢迎阅读参考。 中古英国著名的港口城市多集中于英格兰东部及南部,西部迟至中世纪晚期才由南至北沿布里斯托尔、利物浦、格拉斯
关键词:英国,利物浦,贸易,发展史,探析,利物浦,港口城市,有着,好

  利物浦港口城市有着极好的自然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人文地理区位,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英国利物浦贸易发展史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参考。

  中古英国著名的港口城市多集中于英格兰东部及南部,西部迟至中世纪晚期才由南至北沿布里斯托尔、利物浦、格拉斯哥一线先后发展起来。在近代英国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中逐步占据至关重要位置的利物浦,从1206年英王约翰因军事目的为其取名[1]53至早期近代,经济发展滞缓,仅为一个长期被遗忘了的边缘城市。近代以降,它先后凭借都铎王朝时期渐兴的与爱尔兰之间简单的商贸活动,伴随美洲英属殖民地兴起之机遇,参与到大西洋贸易体系,又在工业革命时期服务于英格兰西北部工业区,成功完成了“起步-成长-全面发展”的三步走战略,并于19世纪成为英国仅次于伦敦的港口城市,及世界重要贸易口岸之一。对利物浦贸易发展史进行探析,尤其是后面两个阶段,不仅能窥见同期其经济腹地乃至英国整体的经济发展状况及变革趋势,还可为经济职能与近代利物浦相似的现今城市发展路径提供史鉴。

  一、发展因由与契机

  利物浦港口城市有着极好的自然地理位置和优越的人文地理区位。它位于英格兰西北部兰开斯特郡境内,是内陆河流默西河、欧韦尔河通向大西洋的入海口,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深水港。其“西经北方海峡,南下圣·乔治海峡,都可通往大西洋,来往于利物浦的船只,可以免受英吉利海峡的拥挤和北海风高浪急的颠簸之苦。”[2]70此外,利物浦毗邻近代英国乡村工业发达的棉麻纺织区域兰开夏和依托岩盐矿的发掘而制盐业迅速兴起的柴郡切斯特,靠近以伯明翰为中心的,主要包括斯塔福德郡南部和伍斯特郡东北部乡村的西密德兰“黑乡”铁工业区,距离前工业时期英国三大毛纺业中心之一的约克郡西赖丁地区的利兹、布雷福德等城市也不远。广阔的经济腹地,加之适宜的自然条件,成为近代利物浦城市发展的不竭动力和源泉。

  对于利物浦城市在18世纪迅速成长兴起的缘由,笔者尝试从以下四方面予以探究:

  首先,交通运输对一个地区或城市的发展至关重要。研究利物浦城市史的学者兰顿认为,18世纪初期英格兰各地之间的交通联系仍不是很便利[3]22,直到18世纪中叶,利物浦的进一步发展还要受制于其与英国各主要工业区域的交通[4]256.这种不利条件的改善始于18世纪初期英格兰西北地区的河运改造工程。

  1720年默西河、欧韦尔河河运(Mersey&Ir-well Navigation)改造提案通过,联结了利物浦和曼彻斯特两城市;1721年通过了联结利物浦和岩盐产地柴郡的韦弗河河运(Weaver Navigation)改造议案,工程于1733年完成,可通航至温斯福德,1734年延伸至南特维奇,柴郡的盐产品可以便捷廉价的运至利物浦港外销;道格拉斯河运(Douglas Navigation)改造工程于1742年完成,它将威根、里布尔联结起来,使得威根煤炭可由水路运输至利物浦,运费降低许多;由“运河之父”布里奇沃特公爵三世弗朗西斯·埃格顿申请开凿、工程师詹姆斯·布林德利主持规划的布里奇沃特运河(Bridge water Canal)于1761年动工、1776年通航,这条运河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工奇迹”[5]251.利物浦和曼彻斯特之间陆路运输费用是每吨40先令,欧韦尔河流改造通航后运费降为每吨12先令,而此时的运费每吨只需6先令。[4]2571766年、1777年和1792年,又陆续开始建造联结赫尔港与利物浦的大基干运河、利物浦-利兹运河(Leeds&Liverpool Canal)、联结默西河与塞汶河的斯坦福-沃斯利运河等。经过为期半个世纪多的运河改造工程,英格兰西北部乃至全境的内河交通运输条件和能力得以大大改善、提升了。

  其次,港口城市需要与内地城市相互支持而发展,没有港口城市,内地城市与周围组成的工业生产区就会呈封闭性;没有内地城市,港口城市则无从生存。如前文所述,利物浦的经济腹地一方面可为以货物集散为主要职能的港口带来原料进口、制成品出口的贸易,另一方面城市的成长还要依靠腹地工业城市提供的资本支持[6]125.《剑桥英国城市史》的编者彼得·克拉克教授论述道:“利物浦能够在十七世纪中后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是充分利用兰开夏南部制服业的结果,其纺织品海外市场已经扩及到西班牙、法国和地中海沿岸国家。”[7]404汤普森亦说:“18世纪末期,原棉贸易已经成为利物浦众多商品贸易中最为重要的一种;甚至在19世纪二十年代,棉花成为利物浦港口输入的最有价值的商品,该港进口贸易专门化趋势渐渐明显。”[8]363埃里克·霍布斯鲍姆也认为,棉纺织工业的发展速度基本上持续不断地标志着整个英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以至于不久前还是英国最大的黑奴贸易港的利物浦,现在成了进口主要来自美国原棉的重要港口。[9]665西密德兰“黑乡”铁工业区的金属制成品,原初要分别通过南下至布里斯托尔和北上至利物浦两个路径外销,后因塞文河常年淤积,由沃里克郡至布里斯托尔港的输出线路上的贸易规模渐渐缩小,而经斯坦福德郡、什罗普郡到达利物浦港的输出线路,对商人有着河运通畅和费用较低两方面的吸引力,逐渐变得繁荣。再者,斯塔福德郡北部陶器制造业也是促使利物浦贸易发展的因素之一。

  1740年代起,利物浦将斯塔福德郡陶瓷产品运往北美殖民地的贸易逐渐兴起。1759年,韦奇伍德陶瓷业大约每年为韦弗河河运业带来600吨的陶瓷产品,20年后这一数字增长近六倍。[10]127利物浦与英格兰西北工业区互相依存、紧密关联,种类繁多的工业制成品使港口对外贸易的商品结构呈现复杂多样的特点,避免了因单一化而导致城市经贸衰落的危机。

  第三,近代英国政府推行注重对外贸易和转口贸易、重视海外殖民地作用的重商主义政策,利物浦与美洲殖民地、西印度群岛之间长期保持着大规模的烟草、蔗糖、棉花等经济作物的直接贸易往来。陈锡文教授认为,“在工业革命前数世纪,英国的海外贸易大致经历了三个高涨时期,第一个高潮发生在1475-1550年,第二、第三个高潮分别发生在1630-1688年和18世纪中叶。”[11]76依其划分,在后两个高潮中,大西洋英美贸易圈无疑占据重要位置,在1780年之前美洲市场向英国提供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进口货,三分之一以上的出口货[12]61.艾里克·威廉斯也说道:“1750年以前,英国的每一个贸易市镇或者工业市镇没有不和三角贸易或者殖民地的直接贸易发生关系的。”[13]34

  最后,这一时期英国与欧陆国家争夺海上霸权和欧洲霸主地位的多次战争对利物浦港口城市的发展产生了利弊两方面的影响,如英荷战争、英法七年战争等。战争致使贸易数量下降、私掠贸易横行的同时,英格兰东部和南部各港口正常的对外贸易也受到更加严重的威胁,甚至一段时间内法国的运输船只都不被允许靠近伦敦和布里斯托尔,利物浦借地利之优势继续安全无忧地进行殖民地贸易活动,积累商业资本、发展城市经贸。十八世纪末利物浦港登记的运输船只数量及吨位列居全国第三,到十九世纪中期船只数量增加一倍有余,吨位增长近四倍[7]719.

  二、贸易立市的利物浦

  艾里克·威廉斯曾言:“如果说十九世纪是生产的世纪,那么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则是贸易的世纪”.[14]4818世纪的利物浦商人比以往任何时代都热衷于从事海外直接贸易和转口贸易,积极为国内工业区域提供生产原料和寻找广阔市场,扩大原有爱尔兰贸易规模,提升在与北美、西印度群岛之间进行的大西洋贸易圈中的地位,与欧洲大陆国家乃至更远的地方开展贸易。

  (一)普通海外贸易

  爱尔兰是利物浦沿海贸易的主要对象,始于中世纪中晚期,其后略有起伏,王政复辟以来渐趋平稳。无疑,爱尔兰贸易为利物浦城市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1715年从利物浦离港的商船中大约一半开往爱尔兰各港口,仅有十分之一是要到达西印度群岛和北美的,十分之一航运至欧洲。[10]129横跨爱尔兰海到达都柏林、邓多克、卡林福德、德罗赫达等城市的利物浦商船数量众多,装载着英国的煤炭、盐、皮革、铁制品、纺织品,运回爱尔兰的农产品、亚麻等。导致这一时期利物浦与爱尔兰商贸数量进一步增强的原因:其一,是18世纪爱尔兰自身城市和工商业的发展。此时都柏林是欧洲发展最为快速的城市之一,其人口数量从1650年的17000人迅速扩增至1800年的168000人。另外,德罗赫达、贝尔法斯特、纽里、伦敦德里等城市也不甘落后向前发展。其二,是本世纪上半叶,英国、欧陆国家之间的战争,尤其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和英法战争期间,伦敦商人对美洲商品的需求只能间接通过爱尔兰运至利物浦、再从利物浦经水陆交通运至城内而得到满足。[4]137威廉森在《利物浦商业备忘录》中就写道:战争期间港口的贸易依旧繁荣,港口受到敌军侵扰较小,来自各地的商船都选择在利物浦港口装卸货物。其三,是17世纪70年代,柴郡岩盐的发掘为利物浦与爱尔兰之间的贸易提供了新的商品。1706年利物浦市长西尔维斯特·穆尔克罗夫特曾指出,柴郡盐贸易在利物浦商贸活动中占据重要位置,商人们经营运往爱尔兰的盐贸易对利物浦商会也十分有利。[15]53兰开夏煤炭、柴郡盐贸易被称作18世纪利物浦贸易繁荣的两大支柱,一直持续到19世纪。利物浦的大商人,如彭伯顿家族、基尔达特家族、约翰逊家族以及坎利夫家族等,都同附近地区的采煤业、制盐业有一定程度的联系。[6]159弗朗西斯·海德也认为,利物浦商人对这两类商品贸易的兴趣并不低于后期的三角贸易。[10]126有学者称,18世纪为欧洲经济发展中的大西洋阶段;认为对外贸易、特别是对美洲的贸易是整个经济中最富有活力的一部分[16]6.甚至还有人认为,此时英国商业的重心在某种程度上趋向于远离欧洲,英国与美洲殖民地的贸易不断上升[9]669.大西洋英美贸易圈是利物浦在18世纪迅速成长不可或缺的。

  1664-1665年间,北美、西印度群岛贸易在利物浦海外贸易中的比例仅是2%,而爱尔兰贸易为90%;到1708-1709年间前者比重已经上升为30%至60%之间。[3]15英国历史学家麦克法兰在其《现代世界的诞生》一书中说,“这个以美洲为重心的‘大英第二帝国'还有一个组成部分,那就是西印度群岛,尤其是巴巴多斯和嗣后的牙买加。除了三角奴隶贸易以外,食糖、咖啡、烟草贸易也构成了帝国财富的基础,亚当·斯密发现,从中产生了一系列新的商业,繁荣于苏格兰南部和英格兰西海岸”.[17]29利物浦与美洲殖民地之间的贸易以烟草、蔗糖和原棉这类工业生产原材料为主体。前两类贸易起步于17世纪中叶,18世纪前20年由于战争等因素均呈现出些许衰退迹象。后来,经1713年英法签订《乌特勒支条约》,1720年前后伦敦金融业的南海泡沫事件,1721年利物浦市政颁布减轻进口工业原料、出口工业制成品贸易商人的税收征率政策,使得利物浦港的烟草、蔗糖的海外贸易在三十年代得以恢复、继续快速发展。与弗吉尼亚、马里兰、切萨皮克等地的烟草贸易方面:1750年利物浦港口输入烟草的数量是1713年的近六倍;1726-1730年从利物浦输入烟草数量约占大不列颠烟草总进口数的7%,到1750年代上升到12%.同步增长的与牙买加、被视为“英王皇冠上的一颗宝石”的巴巴多斯等地的蔗糖贸易方面:1750年由利物浦输入美洲蔗糖的数量是1713年的近四倍,其在1720年输入的蔗糖数量占英国蔗糖进口总数的4%,1730年代早期上升到8%,1742年达到14%.[18]216蔗糖贸易逐渐改变和提升了英国人和爱尔兰人的生活品位及标准,甜味剂的使用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东方的茶叶和美洲的咖啡,为下一个世纪利物浦与以中国为主的远东贸易尤其是茶叶贸易奠定了基础。

  随着工业革命的展开,兰开夏棉纺织工业需要大量的生产原料和广阔的销售市场,利物浦商人再次抓住机遇,积极从事海外棉花的进口贸易。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利物浦奴隶贸易商人就已不再将贸易活动仅仅局限在非洲奴隶上,而是开始寻找多种多样的替补贸易商品。如约翰·斯帕林曾是一名奴隶贸易商人,1790年他第一次将贸易拓展到棉花进口方面。[10]137-138有学者撰文指出,根据贸易种类的多样化程度,可将利物浦棉贸易商人分为四类,分别是从事单一原棉进口贸易的完全专职商人(perfectspecial-ists)、商品种类多样但明显偏重棉花进口的近趋专职商人(near-perfectspecialists)、进口原棉数量超过其他商品但偏重程度不明显的边缘专职商人(marginalspecialists)、贸易种类不单一且数量无较大差别的非专职商人(non-specialists),其中,第一类完全专职棉花贸易商人的数量在二、三十年代增长幅度较大,余下三类变化很小。[19]193-194对于兰开夏和约克郡的纺织业而言,利物浦比其他港口更为有效用。[15]236学者言:“曼彻斯特的发展,是与利物浦的发展,与利物浦的出海口以及整个世界市场都有密切联系的。”[14]641802年,由利物浦港输入的原棉占英国进口棉花总量的近一半,1812年达三分之二,1833年已接近十分之九。[14]1571820至1850年间,利物浦港进口原棉数量增长三倍有余,占英国年输入原棉总量的80%以上,该比例于1837年竟攀升至90%,这时的利物浦无疑成为英国棉花贸易的支柱港口。[19]183保尔·芒图认为,19世纪贸易对象进一步扩大至南美洲、东印度和中国,可直接从东西印度群岛获得原棉的利物浦,真正成为该贸易的重要港口。[2]1561820-1850年间,由美国输入的棉花始终稳占据利物浦原棉贸易总量的75%以上,从东印度和埃及进口的原棉数量和比例增长、增幅显著,而与巴西的棉贸易增长缓慢,数量在90000至160000包之间浮动,比例由30%之多降至10%左右。[19]183利物浦输入北美西印度种植园经济作物不仅用于满足本国生产、生活所需,其中数量相当大的部分是再次输出到荷兰、汉堡和波罗的海沿岸各地,成为利物浦与欧陆贸易的一部分。

  1771-1775年间,英国从美国输入的烟草为27800万磅,经英国转口贸易的烟草为23000万磅。[13]38对于转口贸易,英国晚期重商主义者持赞成态度,“我们把西印度和东印度商品从那个遥远的地方运到欧洲后,欧洲人不得不向我们支付高额运费,这种运费是纯利,而且借助于这些商品,我们还可以压低一些欧洲货物的价格。”[20]赞成转口贸易和货币输出是晚期重商主义和贸易平衡论的显著标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的专家会议报告中指出,1500至1870年间西欧各国贸易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转口美洲产品,从一个欧洲国家转销另一个欧洲国家、又从一个欧洲国家向另一国出口欧洲货物,然后再转销美洲。[16]69利物浦在欧洲的贸易区域大致可划分为三:其一,是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挪威等国家,以出口柴郡盐、进口木材、转运烟草贸易为主。

  1722年从利物浦出发至鹿特丹和波罗的海的船只有42艘,载盐量达到157000蒲式耳。[18]218其二,是尼德兰战争之后与这里建立了新的商贸联系,利物浦商人在鹿特丹港面对的商贸竞争压力要小于在阿姆斯特丹港。其三,是长期受到战争影响的与南欧的贸易往来也恢复较快,利物浦与葡萄牙里斯本和波尔图(Oporto)的酒贸易开始增长。据统计:1706年利物浦港与欧陆国家间的贸易船只为12艘,到1722年上升为53艘,是1706年的四倍多;其中与南欧贸易的船只从3艘增至15艘,与尼德兰从0艘增至13艘,与挪威从8艘增至13艘,涨幅较大。[18]225

  (二)特殊私掠贸易

  18世纪欧洲多次爆发的革命给以对外贸易为主要经济活动的港口城市带来惨重的损失,利物浦亦不例外。战争期间,海盗掠夺商船事件经常发生。据记载,1690年有15艘私人海盗船和2艘法国战舰在北海峡劫掠从西印度群岛归来的利物浦商船[4]137,迫使利物浦商船从南部经圣乔治海峡回到爱尔兰海域。

  因为停留在英格兰东南部和南部的外国海盗不可能放弃英吉利海峡北上至凯尔特海。英法七年战争期间,利物浦商船深受法国海军和私人海盗的侵犯和掠夺。例如,法国布雷斯特城的蒂罗(Thurot)于1758年开始经常出没于爱尔兰海域的马恩岛,掠夺往来的商人和商船[4]211.“七年战争期间利物浦几乎每一条海外贸易航线都在衰落,港口船只总吨位从84792吨下降至79450吨。”[4]218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北美私掠船经常出没于西印度群岛,对利物浦商船同样造成破坏。一位作家曾说:“战争(指英法战争)结束后不久,英国与美洲的贸易几乎陷入了僵局……现存与非洲的贸易也陆续进入停滞状态……码头略显悲凉景象,运输商船搁置无用。”[4]217深受战争之害的利物浦在不能进行正常的海外贸易活动之时却兴起了私掠贸易。有学者认为:“起源于1739年的利物浦私掠贸易为其带来的益处超过了布里斯托尔和伦敦。”[3]19

  虽然没有确切数字记录战争时期利物浦从事私掠贸易的船只数量和人数,但从七年战争时期利物浦水手曾获得类似“英国最勇敢的私掠船员”荣誉称号的历史记载中可见其存在。威廉·哈钦森(William Hutchinson)是一名利物浦私掠船长,1757年6月,他配备32支枪、200名船员的“利物浦号”协助英国海军作战取胜,并在法国桑岛夺回一艘英国船只。

  1758年,哈钦森再次出航至地中海,捕获三艘法国船只,将其在意大利卖出。据记载,他的“利物浦号”曾掠获一艘法国私掠船,并将它在撒丁岛的卡利亚里出售,赚取2万英镑;还截获两艘满载西印度群岛货物的荷兰商船。[4]213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利物浦私掠贸易也紧随宿敌法国之后,获得经济利益。美国一名私掠船长达林回忆说,利物浦的“伊莎贝拉号”是他的劲敌,这艘规模与他的船只差不多的私掠船仅用50名水手就能击败他的135名船员,他倍感奇怪且祈祷以后不再遇到利物浦港的私掠船只。[4]222法国大革命前期,利物浦私掠贸易更加活跃、且收获颇丰,大量的法国商船被捕获、船员被囚禁。

  战争带来的无序和混乱,使每一次成功的正常海外贸易都被商人们认为是上帝的恩赐,足见其消极影响之深。虽然其间利物浦商人会采取武装商船进行私掠贸易的方式来弥补普通海外贸易的损失,但其效果和作用甚为有限。

  (三)百年奴隶贸易

  近代由殖民主义引发的奴隶贸易对利物浦城市的发展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利物浦来说,奴隶贸易是其有益的发展体系(benefical system)中的一个重要的元素,这种原始贸易为该城带来了一笔巨大的财富。”[21]60英国第一次进行奴隶贸易是在1563年,由海盗约翰·霍金斯冒险完成。但直至1713年签订乌特勒支和约,英国才取得20年内向西属美洲输送4800名奴隶的权利,这成为英国奴隶贸易的一个转折点。利物浦奴隶贸易在英国的地位如同英国奴隶贸易在全欧洲的地位一样是后来者居上,在1709-1807年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逐步超过伦敦、布里斯托尔,成为英国最大的奴隶贸易港。“十八世纪三十年代以前主导和支配英国奴隶贸易的港口城市是伦敦,1725年开始略显衰退;1730年布里斯托尔奴隶贸易数量超过伦敦,约有9982名奴隶运往北美,伦敦为8553名,利物浦仅为2538名。”[22]94“该状况持续到十八世纪四十年代并未发生改变,利物浦的奴隶贸易一直处于平稳发展阶段,到十八世纪下半叶其重要地位日益凸显,尤其1772年至1807年间。

  1789-1795年间出港的奴隶贸易船只数量记载:伦敦118艘、布里斯托尔157艘、利物浦多达610艘。从城市自身奴隶贸易发展方面看,1709年利物浦刚拥有的运输船只总数中运奴船仅占1%稍多,到1730年比例为1/11,1763年为1/4,而1771年则达到了1/3.”[23]1631794-1807年间利物浦几乎垄断了英国奴隶贸易[22]87-90,1795年利物浦占英国全部奴隶贸易的5/8,占全欧洲奴隶贸易总额的3/7.[23]1631802年,利物浦向德梅拉拉、苏里南输入奴隶超过3万人;1803年奴隶数量下降至约为15000人,1804年恢复后约为27000人,到1807年利物浦185艘船只运载奴隶多达43000人。[24]148

  由奴隶贸易带来的巨额利润是利物浦经济发展、资本积累的途径之一。一方面,直接从事贩卖奴隶贸易即可获利,每个奴隶的最高市场价格将近25英镑[23]306;另一方面,众所周知的往来于欧洲、美洲、非洲之间的三角贸易,使得每一次贸易可得到三笔追加资本,以此积累的工业和商业资本推动了英国乃至美洲工商业的发展。通过奴隶贸易,利物浦不仅发展了城市造船业、船舶维修业以及与之相关的如五金业等,而且保险业和银行信贷业也因该贸易存在的巨大风险而兴起并发展起来。

  三、结语

  利物浦在18世纪的发展是其总体进程中承上启下、不可缺失的一环,得益于国内手工制造业的发展等诸多因素。利物浦完全以贸易立市,成功转型为从事内外兼顾的双向海外贸易的港口,也正是因为18世纪与美洲、西印度群岛的贸易和奴隶贸易,刺激了其自身工业、金融银行业等兴起和发展,形成了后来的以曼彻斯特为中心、利物浦为起点和终点的兰开夏大工业发祥地。[2]83经济快速发展带来城市人口的急剧增长,利物浦人口在18世纪初期仅仅约为6000人,到1720年增长至12000人,1750年人口总数约是1720年的2.5倍之多。[18]216城市其它相关公共基础设施也陆续齐备。市政当局面对由贸易扩展而带来的对港口基础设施的需求,于18世纪初期开始重视和考虑港湾建设工作(HarbourRenovation)。1718年,利物浦第一个码头---老码头(theOldDock)建成,1753年利物浦索尔特豪斯码头正式投入使用,1756至1815年间相继又有4个码头、船坞建成,1815至1835年间再增8处、总占地面积超过45英亩的码头、船坞。[4]245-246至此,利物浦码头、船坞总面积从18世纪中叶的8英亩扩增至72英亩,增长了7倍之多。

  笛福说,利物浦是大不列颠的奇观之一,其财富、人口、商业、建筑物在一天天增加,以至于难以预料会发展到怎样的地步。阿瑟·扬也特意到利物浦看看,“这个城市在世界贸易上占着非常著名的地位,以致在它附近经过时不能不去看看它。”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