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吧
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毕业论文吧 > 历史学毕业论文 > > 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考察分析
历史学毕业论文

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考察分析

摘要:鬻官制度在法国根深蒂固,最早缘起于封建割据时期国王对一些下级文书人员进行鬻卖,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的 论文范文 ,供大家阅读参考。 封建时期世界上各国几乎都存在鬻官制度,将之作为增加财政收入的一种秘密的临时性手段
关键词:路易十四,时代,鬻官,制度,考察,分析,鬻官,制度,法国,根

  鬻官制度在法国根深蒂固,最早缘起于封建割据时期国王对一些下级文书人员进行鬻卖,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封建时期世界上各国几乎都存在鬻官制度,将之作为增加财政收入的一种“秘密”的临时性手段。而法国却大为不同,自进入绝对君主制之后,鬻官制度就成为一种公开化、规模化、系统化的制度,并且随着绝对君主制的日益“绝对”而呈不断扩大的态势,进而在绝对君主制发展的鼎盛时代--路1制的灰飞烟灭而在法律中被废止。法国的鬻官制度是伴随着绝对君主制的始终,并对其构成持久性影响的历史现象之一。对于这一历史现象,国外学术界已有较为细致的研究,但在国内,除了陈文海教授有较为系统的研究,以及几本法国通史中有零星的论述外,并没有多少研究成果。至于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更是没有多少学者问津,但这一时期的鬻官制度却在路易十四时代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了弥补这一缺失,笔者拟对“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这一重要现象进行考察和分析,以期能够对人们深入理解鬻官制度提供些许帮助。

  一、鬻官制度在路易十四时代的盛行

  鬻官制度在法国根深蒂固,最早缘起于封建割据时期国王对一些下级文书人员进行鬻卖,并以此作为获得资财的一种方式。随着绝对君主制的发展,弗朗索瓦一世设立“额外收入所”使得官职的鬻卖公开化;亨利四世颁布的波莱敕令不但促使官职鬻卖进一步公开化,而且使得卖出的官职有了世袭的可能。到路易十四执政时期,官职的鬻卖甚嚣尘上,其所涉及的领域甚为广阔,包括法院、军事、财政,以及日常生活领域,出售的官职从猪舌检查员到鲜牛油观察监督员以及法院的酒吧老板等等,不一而足,规模盛大,具体表现如下:

  一是鬻官制度的规模不断升级。路易十四时代,官职的鬻卖不但继承了之前的公开性和合法性,而且在规模上升级至无以复加的地步,创设的新官职从闻所未闻的国王的假发假须师到公共权力领域内的法院院长等等,“院长、推事、代理检察长,还有书记员,执达员、抵押品付款员、罚金和诉讼费的收款人甚至到法院的酒吧老板都是可以捐钱买到的职务。”

  [1]67而在路易十四之前,官职鬻卖虽说逐渐规模化,譬如将一个官职一分为二,或是设立一些诸如委派税务官之类的闲职以供出售,但却不至于发展到随意设一些莫须有的官职的地步。更有意思的是,战争爆发以致财政极度紧张之时,这些莫名其妙的官职就如雨后春笋,“人们还想出皇家法院书记官、各省总监代理人、国王的掌管木料存放顾问、治安顾问、假发假须师、鲜牛油观察监督员、咸牛油品尝员等职位”.[1]67之后路易十四干脆省去直接出售贵族头衔,“1696年,路易十四授意财政总监察蓬夏特兰以两千埃居出售贵族头衔,竟多达500个,1702年为200个,1711年为100个。”

  [2]20单从出售贵族头衔的数量来看,路易十四时代鬻卖官职的数量可见一斑。

  二是鬻卖官职的价格不断升高和收入颇丰。自亨利四世颁布波莱敕令之后,鬻官制度便以一项税措施在全国实行起来,并日渐系统化,官职的售价也因此更有章可循。在亨利四世统治的时候,国家原则上向每位买官者收取官价的1/60作为官职税。

  购买者每年缴纳的官职税比例是一样的,但是由于官价参差不齐,购买官职的成本也就不一样了,职位越高,“油水”越多的官职,其价格自然也就越高。不过官价除了跟官职本身有着很大关系之外,也会随着时代的推移而发生改变,以至于到了绝对君主制巅峰的路易十四时期,虽间或有些官职价格会下降,但大多数的官价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据记载,1665年左右,法院院长职位售价30万锂,审查官价格高达15万锂,神职推事也要7.5万锂。

  [3]78而到了1695年左右,战争临时税财务官要200万法郎,就连巴黎最高法院的一位院长仅仅为得到法官圆帽就要付50万法郎之多。

  [1]69待到1707年,国王的酒类运输商兼经纪人这一官职就要18万锂。

  除了官价普遍上涨之外,同一官职由于靠近权力中心的距离不同,价格也变得不同起来。譬如,当假发师在1689年成为王家官职时,这个职位在鲁昂值2000锂,在奥尔良值1000锂,在马恩河畔值150锂,在索恩河畔值100锂,在布尔让布雷斯值40锂,在波城值30锂,在里永值20锂,在安德里值10锂。

  [1]69司法机构中的官价普遍很高,巴黎法院首席院长的官价任何时候都很高,一般来说在30~50万锂之间,个别情况可达100万锂。

  [4]146不难看出,当绝对君主制越强之时,所售官职被赋予的荣誉感和权力也随之上涨,价格也随之增高。

  此外,官价的高低直接影响官职税的高低,因此基于官价的逐步升高,路易十四时代从官职税中所得收入也颇为丰厚。“例如,1645~1649年的官职税收入占中央财政收入的比例为18.5%,1650~1654年的比例为15.0%.”[4]1471入也因此被国王及其中央政府视为一种取之不竭的财源。尽管教会、佩剑贵族,以及既得利益的穿袍贵族抗议“滥设官职”,但陷入财政之困的当局对此无力彻底革新。

  二、路易十四与奢侈下的拮据经济

  如前所述,鬻官制度在法国根深蒂固,并在路易十四时代成了一种难以取消的制度。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鬻官制度在路易十四时代如此“横行”呢·

  原因之一:盛名之下的“繁荣经济”.只要一想到路易十四时代,强盛与繁荣这样的字眼就会映入我们的脑海里。确实,作为君主的路易十四在政治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这点是他所有的前任难以比拟的。军事上,西属尼德兰被纳入法国版图,弗朗什-孔泰一区在多年征战下也终于被并入法国。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时期的强盛与繁荣更多的是建立在政治和军事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经济上。政治排场的维持与常年征战将整个国家带入财政困境当中,但为了能一直摆出“强国”姿态,解决财政困境,路易十四当局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进一步发展卖官鬻爵这条传统的捷径。即便如此,也未能填补这个既好战又奢侈的国王所带来的财政窟窿,以至于他去世时给路易十五留下了多达约26亿锂的巨债。

  原因之二:从上至下的奢侈之风。在亨利五世统治时期的最后一年-1610年,他的奢侈开支约为258万锂。

  [2]90而在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奢侈开支几乎是亨利五世时期的10倍之多,这从1685年路易十四的财政预算可见一斑,“在约10064万锂的国家财政预算中,大约2900万锂被国王用于个人消费,这主要又是奢侈开支”.[2]91而1680~1715年的财政开支各年之间没有很大的区别。除了国王深好奢侈之道外,贵族在这方面也并不逊色,甚至相互攀比谁更奢侈。在贵族阶层眼中,他们必须过着贵族式的生活,即游手好闲、挥霍钱财,像资产阶级那样从事商业、金融业等贸易行业就会受人鄙视。由于衣服的奢华与否关系着脸面的好看与否,因此贵族们用于衣着打扮的金钱占其收入的比例相当高,女士们更是花费她们收入的一半在衣着打扮方面,“宫廷的贵族与侍女将其收入的一半用在衣着、仆从以及配备上,最自谦的贵族也有11个仆从与2辆马车,较富有的显贵家中有75个仆从,马厩中有40匹马。”

  [5]35作为奢侈之风的引领者,路易十四在衣着方面更是夸张,“有一次,路易十四穿了一件缀有价值1400万法郎钻石的外套。在一次参观巴黎的花边作坊时,他买了价值22000锂的饰带”[2]94.贵族们的衣着耗费也不少,“一件普通的紧身服一般需800锂,豪华型的需要1000到1200锂”[2]109.这样奢侈的消费需要巨大财产的投入,因此贵族们经常入不敷出,“在17世纪,在路易十四执政的整个时期,法国贵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借债。”

  [5]71从上至下的奢侈之风,滋养着鬻官制度更进一步的发展,而这一切都与路易十四本人的性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原因之三:路易十四强烈的权力欲与注重形象的性格。投石党之乱之时仓皇逃难的经历始终令路易十四难以释怀。这个年少时的伤口使他时刻记得要确立以君主为中心的地位,将把持在佩剑贵族中和法院那群人手里的权力分化。在红衣主教马扎然去世后,迫不及待亲政的路易十四对大臣们训话道:“大法官先生,朕请求并命令你,除了应朕谕令而外,不得在任何律令上盖章”[4]182.为了将法院的权力收归己有,路易十四以分权以达到集权的方式进行,利用鬻官制度将一个官职分给多人担当,轮流上岗,进而达到分化这个官职的原本担任者的权力,最终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除了通过直接鬻卖官职的方式集权外,路易十四还直接在经济上控制贵族,使得他们必须仰国王鼻息生活。路易十四通过注重形象,讲究排场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引领整个统治阶层的奢侈之风,耗费老式贵族们的资财,使他们臣服于他。一位可靠的见证人在回忆中这样描写“伟大的路易”施加于社会的强大影响力:“通过将奢侈习惯变成普遍的生活方式,而且对处于某些位置的人来说成为必须的生活方式,他迫使奉承者入不敷出,使他们逐渐沦落到依靠他的馈赠维持局面的境地。”

  [2]103-104然而,贵族们被禁止做任何有利可图的买卖,但他们又需要大量的钱财来维持排场,过奢华的生活,而他们除了土地的收入和国王的赏赐,鲜有其他收入来源。这就意味着贵族们必须成为国王的依附者,也意味着催化鬻官制度大肆发展的助力器已经形成。

  三、绝对君主制下的冲突与融合

  据前所述,路易十四时期盛名之下的拮据经济看似是鬻官制度大力发展的根本原因,实则仅仅是催化剂而已。佩里·安德森认为鬻官制度“是近代初期经济日益商品化,商业、制造业在其中地位相对上升这一事实最令人震惊的副产品之一”.[4]144笔者认为,鬻官制度在资本主义萌芽阶段的路易十四时代进一步发展与近代初期商品化,商业、制造业地位相对上升并不矛盾,也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产品”.相反的是,绝对君主制的发展与在经济上正处于上升阶段的资产阶级的冲突与融合造就了鬻官制度在路易十四时代的空前盛行。

  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由于重商主义的推行,商业贸易开始发展起来了,资产阶级队伍也逐渐壮大,但其在政治上并未获得一席之地。在封建时期的社会等级结构中,佩剑贵族拥有各种特权,新兴的资产阶级仍然处于被贵族阶级所鄙视的第三等级,得不到认可和尊重。在佩剑贵族看来,“贵族是世袭的;在原则上讲,出身决定贵族的地位;为保持血统的纯洁,贵族必须门当户对才能通婚。如果他们屈尊下就或经商谋利,那便是败坏门风。”

  [6]38如此一来,新兴的资产阶级的富裕经济与其低等的社会地位形成强烈的反差。这种强烈的反差促使资产阶级迫切想要提升社会地位,而买官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最好的途经。

  对于新兴的资产阶级来说,购买官职不仅是赢得上层社会认可和尊重的方式,还是获得荣誉和攫取利益的手段。在他们看来“成为官职的正式拥有者似乎是令人愉快的。在法国,这首先是一种头衔,一种荣誉的标志。此外,许多特权(有时是贵族身份,有时是简单的小贵族称号,很多时候是人头税的豁免权,某些情况下是盐税豁免权、房屋被军队征用的豁免权等等)也和可捐买的官职联系在一起。一方面这些官职愉快地为年金收入者的身份增添光彩,另一方面它们及时掩盖了买官者的真实职业。”

  [1]68因此在鬻卖官职的交易中,一个强大的买方市场就形成了。然而,这一交易得以顺利进行有赖于一个强有力的卖方市场。

  这个强大的卖方市场就是以路易十四为首的统治阶层。路易十四为了分化佩剑贵族的权力,确立以君主为中心的绝对君主制,缓解拮据的经济,便把目光投向了早已存在的鬻官制度与新兴的富裕资产阶级,“经常采取所谓特别措施,设置各种可笑的新职位”[7]451,售出大量的贵族头衔。虽然新兴资产阶级的根本目标是要打破传统的经济和政治秩序,建立新的秩序,但在发展之初,在政治上尚处于弱势的他们,不得不与君主联合,共同削弱佩剑贵族的权力才能在政治上获得立足之地。同时,出于获得政治权力与地位,获得荣誉与利益这两方面的原因,资产阶级总是愿意花大价钱购买官职。这样一来,经济上处于上升阶段的资产阶级与其地位的冲突,与需要发展绝对君主制的路易十四在鬻官制度上找到了融合点,从而使得鬻官制度在路易十四时代得到空前发展。随着路易十四把君主权力扩展到顶峰,鬻官制度也因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综上所述,路易十四时代的鬻官制度,无论是在鬻卖官职的数量和种类上,还是在鬻官所得的收入上,都达到其他时代难以比拟的高度。这一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是路易十四时代绝对君主制的发展与新兴资产阶级的冲突与融合。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拮据经济、自上而下的奢侈之风,路易十四强烈的权力欲、注重形象的性格,发展中的富裕资产阶级,以及轻视资产阶级的传统观念等诸多因素也是路易十四时代鬻官制度大肆发展的催化剂。然而,归根结底,路易十四时代鬻官制度的空前发展要归结于绝对君主制的发展在当时达到了顶峰。

  参考文献

  [1]弗朗索瓦·布吕士。太阳王和他的时代[M].麻艳萍,译。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

  [2]维尔纳·桑巴特。奢侈与资本主义[M].王燕,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3]雷吉娜·佩尔努。法国资产阶级史(下)[M].康新文,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1.埃居(écu)约等于3锂(livre),锂即里弗尔。埃居(écu)约等于5法郎银币。

  [4]陈文海。法国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5]威尔·杜兰。世界文明史(卷八)·路易十四时代(上)[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6]乔治·勒费弗尔。法国革命史[M].顾良,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

  [7]雅克·勒夫隆。凡尔赛宫的生活(17-18世纪)[M].王殿忠,译。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

上一篇:苏南两党冲突对我国社会主义过渡的影响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