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吧
打造论文第一网站!
毕业论文吧 > 临床医学论文 > > 固定修复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的关系
临床医学论文

固定修复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的关系

摘要:固定修复是修复牙体缺损和少数牙缺失的常用治疗方法,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固定修复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关系的 论文范文 ,欢迎阅读参考。 随着对牙周病学研究的快速发展,许多口腔医生已经深刻意识到口腔修复与牙周组织健康的重要关系,两者相互影
关键词:固定,修复,边缘,牙周,组织,健康,关系,固定,修复,牙体,

  固定修复是修复牙体缺损和少数牙缺失的常用治疗方法,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固定修复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关系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参考。

  随着对牙周病学研究的快速发展,许多口腔医生已经深刻意识到口腔修复与牙周组织健康的重要关系,两者相互影响、相互依赖。本文主要探讨固定修复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的关系,探讨修复界普遍存在的问题,促进及指导临床。

  固定修复是修复牙体缺损和少数牙缺失的常用治疗方法,在长期大量的临床实践中,越来越多的修复科医师认识到固定修复体龈边缘与牙周组织健康密不可分。本文从固定修复体龈边的位置、边缘的适合性,牙体边缘的组织预备形态,轴面密度,牙体预备后边缘的组织处理,软组织的处理等六个方面加以综述。

  1 修复体龈边缘的位置

  固定修复体龈边缘的位置应止于何处,曾是口腔修复界争论的焦点,有龈上边缘,齐龈和龈下边缘等常用的方式,有研究发现,龈下比齐龈和龈上边缘者发生牙龈炎的危险性高[1].在过去,传统的概念是将龈缘尽可能置于龈下深处,这是以龈沟无龋坏这一错误概念为基础的。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常规地将龈缘放量龈下已不再被业内人士接受,龈下修复体被描述为牙周炎的一个主要病因学因素。修复体边缘在龈沟内存在得越深,炎症反应越大。所以我们期望的最好边缘效果是尽可能光滑,完全暴露于清洁区,只要可能,边缘线应被放置于能被牙医磨光且能使患者保持清洁的区域[2].

  2 边缘适合性

  修复体和基台结合部位是继发龋和牙周病的潜在危险区,一个出色的固定修复体龈边缘是均匀和光滑的,这就需要修复医生有较高的操作技能。修复体戴入后,完全就位,龈边缘不卡探针,光滑连续,移行顺畅,无缝隙。

  3 牙体边缘的组织预备形态

  龈边缘完成线常见的形式有刃边形、肩台、带斜面肩台和凹面肩台。在高速切磨器械和精密印模材料发明之前,刃边形预备线非常流行[3],由于刃边形预备面与就位道之间更接近平行,故其边缘封闭性最好,但边缘薄弱,其最可能的结果是修复体外形过大。与之相反,肩台形式边缘完成线界限清楚,有足够的厚度,但是预备后留下一脆弱的未受保护的牙体边缘组织,这种边缘完成线只适用于瓷修复体。

  带斜面肩台适用于轴壁极短的牙齿的修复,这种预备使轴壁在紧邻预备线的关键部位与就位道接近平行,加强固位。对于大部分的覆盖性铸金属修复体,凹面肩台是首选的龈边缘完成线形式,它保障了修复体的金属边缘呈锐角的同时又具有足够的厚度,在牙体和代型都易于辨认。经过实践的大浪淘沙,多数修复体的龈边缘采用凹槽和肩台两种形式。

  4 轴面突度

  充分的轴面预备,使外形尺寸正常的修复体达到满意的厚度,若预备不足,又要制作正常外形的修复体。通常实验室技工通过过度恢复轴面外形来补偿薄弱区,虽然这样“解决”了问题增强了修复体,但却给牙周组织带来了不良后果[2].患者很难控制龈边缘的菌斑,发生牙龈炎。

  5 牙体预备后边缘的组织处理

  牙体预备后边缘应清晰,根据未预备的组织应界限明确,不能猜测边缘位置,否则制作出的修复体边缘或长或短,亦可能出现悬突刺激牙龈组织,造成炎症。肩台边缘的“飞边”要精修完成。

  6 软组织的处理

  在印模采集前要进行正确的排龈,排龈的应用在中国修复学界是个重要的里程碑,一名修复科医师认识到排龈的重要性,能正确地排龈,将提升修复体印模的精确度,目的是使牙颈部的预备和印模更准备,清晰[4].排龈线是目前临床上使用最多的一种排龈材料,它是使用排龈线将预备牙的龈缘向唇颊推开,排龈线吸水膨胀后体积增大推开牙龈,得到龈沟内安全的切削空间[5].排龈在固定修复中主要用于以下两种情况:在预备肩台前以及取印模前排龈,前者的目的主要是保护龈沟内上皮和结合上皮在备牙时不受损伤,保证肩台预备的质量并在一定程度上确保牙周生物学宽度不被侵犯;后者的目的是使牙龈排开、止血、软组织洁净干燥,以便获取清晰准确的印模,为此后制作代型及精确的修复体提供了条件[6,7].固定修复的临床应用已有 20 多年历史,在口腔修复界技术发展和观念的更新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笔者在临床工作中依然能看到由于不良的技术操作,制作出的不良修复体,过大的修复体及悬突威胁着患者的牙周健康。医源性牙周病预防的任务还很艰巨,同时作为口腔修复医师也应不断学习,提高技术水平,更好地服务于口腔疾病患者。

  参考文献

  [1] 杜细钿,李彦,范丹妮,等。烤瓷贴面临床效果相关影响因素的回顾性研究[J].口腔颌面修复学杂志,2014,20(1):280-282.

  [2] Herbert T,Shillingburg 编着。冯海兰译。固定义齿修复学精要[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5:110-114.

  [3] Herbert T,Shillingburg 编着。刘荣森译。牙体预备的基本原则[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5:3.

  [4] 赵铱民。口腔修复学[M].第 6 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99.

  [5] 周皓,谭桂林。金属烤瓷冠对龈组织美观的影响[J].华西口腔医学杂志,1998,16(1):54.

  [6] 陈桂军。排龈技术对牙周健康影响的疗效评价[J].口腔医学研究,2004,20(3):331.

  [7] 吕渭莉,石红光。金属烤瓷全冠修复中排龈术对牙龈健康的影响[J].中山医科大学学报,2002,23(5):380-381.

关闭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