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储蓄国债核心要素与我国现实选择(2)

2.调低储蓄国债的认购上限,尽量为社会公众提供储蓄国债投资机会 自1947年起,美国纸质储蓄国债每人每年的认购上限一直保持在30000美元。在2002年10月电子I债券、2003年5月电子EE债券推出后,其每人每年的认购上限与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2.调低储蓄国债的认购上限,尽量为社会公众提供储蓄国债投资机会
  自1947年起,美国纸质储蓄国债每人每年的认购上限一直保持在30000美元。在2002年10月电子I债券、2003年5月电子EE债券推出后,其每人每年的认购上限与其纸质版本合并统一为30000美元。2008年1月,每人每年认购上限调减至5000美元,这一限额分别针对电子的、纸质的EE债券或I债券。2012年1月,个人针对两类无纸化电子储蓄国债的认购上限调升至每年10000美元。此外,投资者还可以通过税收返还的方式,购入额外的、上限为5000美元的纸质I债券。
  3.扩大工资薪金储蓄计划受众,推动雇员购债投资便利化
  工资薪金储蓄计划(Payroll Savings Plan)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就给身为雇员的投资者提供了定期购买储蓄国债的选择,让雇主在发放工资薪金时,用事先与雇员确认的一部分工资额度为其购买储蓄国债,但一直以来中小企业的雇员被排除在该计划之外。直到2004年美国财政部在电子“财政部直销”核算系统中对工资薪金储蓄计划进行调整,允许全社会几乎所有的雇员能够通过自动扣除工资购买储蓄国债。
  4.取消储蓄国债固定发售面额,以便投资者充分利用闲散资金
  无纸化储蓄国债发售以后,投资者购买电子储蓄国债的金额可以精确到“分”,这是不同于纸质储蓄国债发售的重要区别之一,有利于投资者将账户中的闲散资金用到极致。
  美国储蓄国债核心要素在我国的现实基础
  显然,与美国储蓄国债核心要素的现状相比,我国储蓄国债诸多方面的发展还相对滞后,尤其是在发挥储蓄国债的普惠金融功能方面。能否在我国储蓄国债的产品设计和发售管理中借鉴美国的相关做法,需要相当的公众基础。本部分将以国家金库上海市分库在2016年开展的储蓄国债问卷调查为基础,对美国储蓄国债核心要素在我国的适用性展开研究。
  (一)问卷设计与发放
  问卷的设计同时考虑美国储蓄国债的核心要素和我国现实情形,将问题设定为四个环节,绝大多数为选择题。一是关于网络购买储蓄国债,具体涉及是否听说过网银购买储蓄国债、是否尝试通过网銀购买储蓄国债、若尝试操作是否方便、若不方便原因为何,同时还设问如果政府将储蓄国债网银销售渠道统一为一家官方网站是否会去购买。二是关于储蓄国债认购上限,即是否需要设定较低的个人购债上限,若需要,金额为多少。三是关于储蓄国债的利率,设问是否希望购入的储蓄国债计息利率能够浮动,若回答“是”,则希望多久浮动一次。四是关于储蓄国债定投计划,即如果推出“每月定期投资计划”,是否参与。
  国家金库上海市分库组织辖内24家代销机构在2016年储蓄国债发行期间向储蓄国债投资者发放调查问卷,问卷的发放严格遵循分层抽样的原则,要求每家代销机构在中心城区(内环内)和非中心城区(内环外)分组随机抽取发行网点,每个网点的问卷量不能超过5份。问卷计划发放800份,实际回收786份,剔除回答逻辑错误的问卷,得到有效问卷664份。
  (二)问卷调查结果解读
  1.关于网上购买储蓄国债
  76.7%的受访对象知晓可以通过商业银行网银渠道购买储蓄国债,但只有34.8%的受访者表示曾通过商业银行网银渠道购买储蓄国债,其中绝大多数认为购买过程便利。仅13%曾经通过网银渠道购买储蓄国债的受访者认为网络购债存在不便,其中43.3%认为储蓄国债代销银行的网站体验不好,56.7%认为代销银行网站没有显著的购债提示。
  针对如果政府将所有商业银行网银销售渠道统一为一家官方网站,受访者是否愿意登陆购债的设问,66.3%表示愿意接受。针对不愿意接受的受访者,追加设问“如果购买、兑取、提前赎回储蓄国债,都可以通过政府设置的唯一官网,并且提供7天×24小时操作,是否会考虑接受通过该官网直接购债”时,这些原本不愿意接受的受访者中有46%的人表示愿意接受。因此,如果政府统一储蓄国债网银销售渠道,完善购债网站用户体验,可能高达81.8%的投资者愿意接受通过政府指定唯一官网购债。
  2.关于储蓄国债认购上限
  当问及“政府是否应该在每期发行储蓄国债时设定一个较低的个人购买上限,以便能够让社会大众更容易购买”时,36.7%的受访者表示应该如此。在受访者提供的购债上限金额中,3万元及以下的占比为9.8%,3万元至5万元(包含5万元)的占比为14.6%,5万元至10万元(包含10万元)的占比为26.8%,10万元至25万元(包含25万元)的占比为10.6%,25万元至50万元(包含50万元)的占比为18.3%,50万元至100万元(包含100万元)的占比为11.4%,100万元以上的占比为8.5%。总体来看,填报金额在10万元及以下的人数占接受设定购买上限总人数的51.2%。
  在这些支持设置储蓄国债购买上限的受访者中,52.4%的人来自中心城区、47.6%的人来自非中心城区。在3万元及以下的选择中,62.5%的受访者来自非中心城区;相反,在100万元以上的选择中,69.4%的人来自中心城区。显然,来自中心城区的受访者更倾向于设置更高的购债上限。
  3.关于储蓄国债利率浮动
  我国目前尚无针对个人投资者的浮动利率储蓄国债,因此投资者对储蓄国债利率浮动的概念也较为陌生。调查中有33.4%的投资者希望能够买到浮动利率的储蓄国债。当继续问及储蓄国债的利率如果能够根据物价上涨情况进行调整、其调整频率应该为多少时,16.7%选择按月调整,38.3%选择按季度调整,25.7%选择按半年度调整,19.4%选择按年度进行调整。
  当然,在调查中考虑到填写难易程度和时间等因素,没有具体解释储蓄国债利率如何浮动以及浮动后能够带来的收益,而这会影响受访对象的选择,结果就可能低估浮动利率储蓄国债(特别是通胀盯住国债)的公众接受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guozhai/20170506/6989796.html   

美国储蓄国债核心要素与我国现实选择(2)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