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义微电子产业求变论文

索爱的一企独大仍是顺义微电子产业面临的难题。 “光索尼爱立信(下称索爱)一家就占了整个微电子制造业的一大半,金融危机一来,可把我们这个产业害苦了。”顺义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吴建国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今年49岁的吴建国是土生土长的顺义人,他对顺义的一草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索爱的一企独大仍是顺义微电子产业面临的难题。

  “光索尼爱立信(下称索爱)一家就占了整个微电子制造业的一大半,金融危机一来,可把我们这个产业害苦了。”顺义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吴建国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今年49岁的吴建国是土生土长的顺义人,他对顺义的一草一木都了然于胸,更不用说是顺义区第二大传统支柱产业——微电子产业了。在他看来,顺义微电子产业曾经因为有索爱、松下等一批外资企业入驻而风光无限过,但现在风光已经渐行渐远。“索爱项目的单纯代工模式不可能引领顺义微电子产业的发展,必须对这个产业动一次大‘手术’,它才能再次活过来。”吴建国给顺义微电子发展路径重新定义。

  吴建国所提出的为微电子产业动“手术”,并不是简单地摈弃索爱,而是引进国内有自主研发能力的企业以及扩张产业链,而这一切不仅仅需要勇气和决心,更需要对区域产业发展的缜密分析。与索爱、JVC的两次交锋,或许能为顺义提供一些答案。

  索爱的困境

  “在顺义微电子制造业当中,索爱在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的项目算得上是大项目。”吴建国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

  2004年,索爱加大了对工厂的投资,并将其原来的北京生产中心调整为索爱的全球性生产基地,产销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这个北京生产中心正是索爱的顺义基地。

  但是,索爱并没有将研发设计部门搬到顺义来,索爱在顺义的基地实际上只是索爱的组装生产基地,而手机产业链中组装部分的利润是最低的。

  虽然处在产业链中的最底端,但对于顺义微电子产业而言,索爱顺义工厂仍然处于巨头的地位。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北京天竺空港工业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李斗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作为园区里四大产业集群之一的微电子制造业的老大,目前仍然没有其他企业能够撼动索爱的位置。

  据可靠数据显示,近年来,索爱工厂生产的手机每年以千万部计算,2007年,产值达300亿元以上,是索爱落户顺义之后历年来产值最高的一年,而顺义整个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值刚突破400亿元。“毫不避讳地说,我们的产业结构形成了一企独大的格局,这是极其不合理的,也是一种非常脆弱的产业结构。”吴建国说。

  但让顺义更深刻地认识到一企独大产业格局的脆弱的,还是2008年袭来的全球经济危机。在经历了逐年大幅递增之后,2008年成了索爱的一个拐点,同时,甚至可以等同于顺义微电子制造业的一个拐点。2007年索爱的产值达到顶峰,而在2008至2010年的三年间,索爱却在走下坡路,用吴建国的话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这些以出口为主的外资企业开始飘忽不定了。”

  由于索爱工厂主要加工组装手机产品,这些产品的93%左右都会出口到海外,尤其是欧洲和美国,因为这些出口的产品都是中高端机型,在国内几乎没有市场。在全球金融危机到来之时,欧美消费者的购买力急速下降,这直接导致索爱工厂的经营业绩大幅度受损。“2008年,索爱产值下降20%;2009年,索爱产值下降17%?18%;2010年,索爱产值下降13%,如此的减产幅度极大地影响了企业乃至顺义微电子产业的持续发展。”吴建国认为,正是因为顺义微电子产业过分依赖索爱工厂,所以导致在索爱工厂的业绩持续低迷时,顺义微电子产业也整体受损严重。

  在遭受入驻企业一企独大的横向难题的同时,整体产业链布局不合理的纵向难题也摆在了顺义的面前。在近年来产业淘汰发展过程中,顺义微电子偏重加工型、劳动力密集型等低端产业而造成了产业核心技术缺失。 “我们这个产业目前还是以加工型企业为主,这是该产业的另一大难题,也就是我们现在最常说的产业无核。”吴建国认为这是顺义微电子产业亟待转型的根本原因。

  吴建国对手机的零部件研发生产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告诉记者,一部手机最核心的部件是半导体芯片和集成电路,生产一个半导体芯片比组装十部手机的利润还要多。而顺义园区内的外资企业并没有将研发设计拿到顺义来,只是将其当作一个加工生产基地。索爱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作为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索爱,在顺义微电子制造业发展初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但是,发展至今,索爱因其低端路线、外资身份、缺少核心技术等因素,正在逐渐走入一种困境。

  接续JVC

  “一企独大的产业结构亟待被打破,”吴建国说,“我们试图用腾笼换鸟的方式,来改变一些固有的产业格局。”而北京北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广科技)的入驻与原来日本JVC公司的退出则是顺义腾笼换鸟的一个典型代表。

  北广科技最终落户顺义的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中间有着一段一波三折的经历,而从始至终都是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在与原企业协调相关事宜,李斗则是整个事件的亲历亲为者。

  李斗告诉记者,在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内,与管委会办公大楼有一条马路之隔的,正是原日本JVC的工厂,现在是北广科技的公司所在。作为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成立以来第一个入驻园区的企业,日本JVC多年来也为园区和顺义经济做出了一定的经济发展贡献,但是,随着我国市场上音响设备等的更新换代,落后的传统产品让JVC难以为继,并于2009年退出了中国市场。而日本JVC工厂所占的土地将会腾出。“日本JVC工厂所占土地是园区里最黄金的地段,离首都国际机场最近,当时园区里已经没有工业用地了。”李斗如是说。

  其实早在日本JVC退出前的大半年时间里,就出现了因停止生产而空置厂区的现象。当时,吴建国认为改变顺义微电子企业格局的机会来了,与其让日本JVC厂区长期空置,让微电子制造业逐步衰落,不如尽快“腾笼换鸟”,引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有核心技术的高新技术企业,尽快打破原有的一企独大的不合理格局。

  2009年6月,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与北广科技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北广科技是一家从事广播电视通讯领域发射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系统集成及服务的高科技企业,掌握着行业内的核心技术,由于刚从集团分离出来,筹谋上市、打算资产打包的北广科技,决定从朝阳区酒仙桥迁出,自立门户。“当时,我们有三个地址可以选择,但是,与空港开发区这边的洽谈最为密切,最终选择将企业迁到了这里。”北广科技执行董事宋立功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

  北广科技落户顺义,在宋立功眼里是很轻松的事情,但让开发区管委会领导李斗面临的却是一次次的谈判,里边的艰辛只有他一个人清楚。由于日本JVC退出园区,出卖园区里最黄金的地段,所以,它以出价最高者为土地转让的对象,几番比较下来,遗憾的是,曾是日本JVC工厂股东之一的北广科技并不是出价最高者。有一家物流公司瞄准了这个黄金地段的区位优势,出的价位最高,意欲圈地。

  眼看北广科技这一类的高科技企业将无缘于开发区,李斗找到那家物流公司谈了几次。李斗曾几次试探性地问物流公司负责人,买下这块地之后准备做什么,而物流公司负责人的回答却是先买下来再慢慢想。在弄清该物流公司只想圈地、并无实际经营计划时,李斗按照园区的最新产业规划,否决了对物流公司的审批,“开发区管委会有这个权力。”李斗表示,“对于那些没有实际经营基础的企业,开发区的大门并不是永远敞开着的。”

  难题依然没有解决,如何达成JVC与北广科技间的协议成为顺义面前的另一道槛。李斗带着开发区管委会的相关人员开始了与JVC相关负责人的多次谈判,“因为涉及到开发区土地的接续,所以是我们管委会与日本人谈,而不是北广科技。”李斗对记者表示,因为JVC相关负责人是日本人,双方谈判需要带着翻译,每一次下来,他都费尽口舌。

  因产品结构落后而在顺义惨淡收场的JVC,并不想就此放手,尤其是自己的厂区位于黄金地段的现实,让其坚持想在这一点上获得“最丰厚的回报”。谈判的焦点依然是土地出让金额和JVC何时撤出。

  谈判仍在艰难地继续着,为了能促使北广科技这类高科技企业最终落户园区,李斗开始在中日等多个利益博弈方之间着力搭拆积木,寻找着各方都满意的最佳解决方案,最终,日本JVC的相关负责人与北广科技达成协议,双方各让一步。2010年4月,北广科技与日本JVC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这离北广科技与开发区管委会第一次接触的时间,已经有近一年了。

  宋立功谈及最终选择于顺义落户时说,“企业首先考虑的是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园区里这块土地距离首都国际机场最近,具有交通上的便利性,而且开发区管委会李主任亲自出面为我们争取这块土地,让我们相信落户在这里是没错的。”

  目前北广科技正在海南研发政府部门支持的500兆瓦大功率通讯发射设备,而一度制定行业标准的北广科技,一直稳坐着国内行业第一把交椅,国内市场占有率为60%。

  “引进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这会带动与它相匹配的有核心技术的企业也选择落户顺义。”吴建国认为围绕重点企业打造产业集群是引进具有核心竞争力企业的真正意义。

  定位新产业

  有着6年工业管理经验的吴建国,为了顺义微电子产业的转型升级而奔走不停,在他看来,顺义微电子产业发展需要更多的拥有核心技术、有自主研发能力的高新技术企业落户开发区。

  据记者了解,除了北广科技外,顺义还成功引进了投资20亿元的宝德阳项目,这是一家台资企业,之前宝德阳在顺义有一个工厂,主要生产加工手机壳之类的低端产品,此次二期工厂却是为苹果、索爱生产手机触摸屏,产品结构一下子提高到了中高端,目前已经初步投产。另外,投资10亿元的数码视讯等项目也陆续入驻顺义,但是由于项目进度缓慢,至今没能形成产能,导致索爱一企独大的格局难以打破,潜在的行业风险依然存在。

  “虽然北广科技最终成功引入园区,但是要真正做到整个产业的腾笼换鸟,难度是非常大的。”李斗坦言。

  吴建国清醒地认识到,腾笼换鸟的难度非常大,恐怕很难实际执行下去。像索爱、松下等加工型企业如果也走日本JVC的道路,被强行迁出的话,一方面将上缴政府的大量税收会打了水漂,另一方面还有一个社会稳定的问题,这些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有着几千乃至上万名员工,一旦这些员工失业,必定会影响社会的稳定。

  相当于开发区大管家的李斗告诉记者,是一些加工型、依附出口的企业先入的园区,之后园区进行的产业规划,这就形成了规划倒置的难题,如果按照后有的园区规划实施,对那些园区规划前入驻的企业是不公平的。毕竟,那些企业给顺义经济做出过巨大的贡献。而且企业本身也会自发抵抗这种规划,这有可能会让腾笼换鸟难度再加大的情况下,产生不可预料的产业动荡的难题。

  “如果开发区还有充足的工业用地的话,腾笼换鸟才会更好地实施。”李斗这么认为。目前,整个北京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已经没有剩余的工业用地了,仅剩下400多亩的综合用地,就算吸引过来高新技术企业,却也无法解决其入驻园区的难题。

  吴建国注意到,微电子制造业的大手术,必须通过其他产业尤其是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来完成,单纯地靠对产业修修补补式的改造升级,无法彻底解决积怨的产业难题,所以,他将目标放在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上——这个产业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被确定为国家七大战略信息产业之首。

  与对微电子制造业本身进行动手术同步,顺义成功引进了投资40亿元的中航信航空软件服务项目、投资上百亿元的国家地理信息产业园项目,另外还有金蝶软件项目等一批重大项目的落地,也让顺义微电子服务产业日益完善。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zhlw/20190823/8187968.html   

顺义微电子产业求变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