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员危险行为态度对驾驶风格的作用

驾驶风格(driving style),是指一个人选择开车的方式或者习惯性的驾驶方式[1].驾驶风格对驾驶员驾驶行为的预测和解释具有整体性功能。自1993年,Elander等人首次提出驾驶风格的概念并开发了驾驶风格问卷(driving style question naire)后,驾驶风格问卷已被广泛地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驾驶风格(driving style),是指一个人选择开车的方式或者习惯性的驾驶方式[1].驾驶风格对驾驶员驾驶行为的预测和解释具有整体性功能。自1993年,Elander等人首次提出驾驶风格的概念并开发了驾驶风格问卷(driving style question naire)后,驾驶风格问卷已被广泛地应用于驾驶行为评估和驾驶员选拔等方面[2-3].
  
  驾驶风格分为适应性和非适应性两种[4].适应性驾驶风格指驾驶员的驾驶行为比较安全谨慎。非适应性驾驶风格即不安全驾驶风格,分为焦虑型、愤怒型和冒险型3种。以这3种驾驶风格为主的驾驶员,驾驶行为多存在以违反交通规则,容易激惹并伴有攻击倾向,容易焦虑和存在错误性的操作行为,而且他们发生的交通违规和交通事故较多[5].
  
  为了更好地保证驾驶安全,并对非适应性驾驶风格进行预防和干预,国内外研究者相继编制或修订了驾驶风格量表[6-7],并对驾驶风格的各个影响因素进行了大量研究。例如,驾驶员性别、驾驶经验、人格、驾驶动机、驾驶决策风格和情绪等因素对驾驶风格的影响[5,8-11].最新研究发现,驾驶员危险行为态度的差异可以预测他们在实际驾驶过程中的某些行为[12-13].然而,目前尚没有关于驾驶员不同危险行为态度对驾驶风格影响的相关研究。因此,本研究旨在测量驾驶员的危险行为态度对非适应性驾驶风格的影响。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在全国随机发放220份问卷,有效收回199份(90.5%)。其中,男性驾驶员110名,女性驾驶员89名。年龄在18~51岁之间(32.6±9.7),驾龄在0.5~26年之间(12.8±8.9);受教育程度:初中52人,高中30人,专科60人,本科57人。
  
  1.2方法
  
  1.2.1多维度驾驶风格量表量 表共24个条目,分为感觉寻求、愤怒、冒险、分心和焦虑5个维度[6].其中,感觉寻求和冒险维度组成冒险型驾驶风格,愤怒维度即愤怒型驾驶风格,分心和焦虑维度组成焦虑型驾驶风格。采用1(根本不符合)到6(非常符合)的6级评分。量表总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2,5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0~0.82.
  
  1.2.2危险行为态度量表 量表共18题目,分为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和对酒后驾驶的态度3个维度[12].采用“从不”到“总是”5(1~5)级评分。量表总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4,各维度的一致性系数为0.78~0.87.
  
  1.3统计处理
  
  采用SPSS19.0进行数据统计和分析。
  
  2结果
  
  2.1人口学因素对驾驶风格的影响
  
  男女两组驾驶员在不同驾驶风格的差异,见表1.男性驾驶员在感觉寻求、愤怒和冒险维度上得分比女性驾驶员高,在分心和焦虑维度上得分比女性驾驶员低。男女驾驶员在感觉寻求、愤怒、冒险和焦虑维度上得分差异显着。
     男女驾驶员MDSI-C各维度均值比较(x±s)   
  进一步相关分析发现,年龄与冒险得分呈负相关(r=-0.176,P<0.05)。驾龄与冒险和愤怒得分呈负相关(r=-0.155,-0.265;P<0.05)。每周驾驶里程与冒险呈负相关(r=-0.256,P<0.01)。受教育程度与MDSI-C各维度得分相关均不显着。
  
  2.2SRBA与驾驶风格各维度的相关
  
  见表2.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对酒后驾驶的态度与MDSI-C各维度均呈正相关。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与愤怒、分心和焦虑驾驶风格得分呈负相关。
     SRBA与MDSI-C各维度得分相关(r)   
  2.3驾驶风格各类型预测变量的回归分析
  
  以3种非适应性驾驶风格类型的得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分层回归分析,进一步检验哪些因素对驾驶风格各类型的变异起关键作用,采用“STEPWISE”方法分两步进入回归模型。第一步,人口学各因素;第二步,SRBA各维度。结果发现,首先,性别与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和对冒险型驾驶风格都有负向预测作用(β=-0.133,-0.147;P<0.05)。对酒后驾驶的态度与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对冒险型驾驶风格有正向预测作用(β=0.330,0.281;P<0.01)。各因素可以解释冒险型驾驶风格40.8%的变异;其次,性别对愤怒型驾驶风格有负向预测作用(β=-0.170,P<0.05)。对酒后驾驶的态度和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对愤怒型驾驶风格有正向预测作用(β=0.408,0.152;P<0.05)。各因素可以解释愤怒型驾驶风格21.2%的变异;最后,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对焦虑型驾驶风格有正向预测作用(β=0.317,P<0.01)。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对焦虑型驾驶风格有负向预测作用(β=-0.299,P<0.01)。各因素可以解释焦虑型驾驶风格18.7%的变异。
  
  3讨论
  
  3.1人口学因素对驾驶风格的影响
  
  男性驾驶员的驾驶风格主要以冒险型和愤怒型为主,女性驾驶员以焦虑型为主。这与国内外的研究结论一致[4-6].驾驶员年龄越大,驾驶中冒险驾驶活动越少。驾驶员驾驶经验越丰富,驾驶中冒险和愤怒活动越少。然而,本研究没有发现驾驶员驾驶受教育程度对驾驶风格有影响。国外研究发现,受教育程度与焦虑驾驶风格有关[4].这可能是由于研究样本取样不同造成的。
  
  3.2危险行为态度对驾驶风格的影响
  
  首先,危险行为态度对冒险型驾驶风格的影响。冒险型驾驶风格指驾驶员在驾驶中故意违反安全的交通规则,乐于寻求刺激等[4].本文研究发现,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和对酒后驾驶的态度对冒险型驾驶风格具有正向预测作用。这说明,如果驾驶员本人认同或者部分接受可以违反交通规则、超速驾驶或者酒后驾驶,那么他们在实际驾驶中的感觉寻求和冒险活动越多[14].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可以负向预测冒险型驾驶风格。这说明,当一个驾驶员看到其他驾驶员违反交通规则时,他有可能会存在侥幸或从众行为。
  
  其次,危险行为态度对愤怒型驾驶风格的影响。愤怒型驾驶风格指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有愤怒和敌对的态度及行为,并有攻击性行为倾向[4].本文研究发现,对酒后驾驶的态度和对他人粗心驾驶的态度可以负向预测愤怒型驾驶风格。这说明,如果其他驾驶员存在违反交通规则的驾驶行为,妨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或者引发了潜在的危险可能,那么驾驶员可以会很愤怒,并表现出一定的愤怒和攻击倾向。此外,如果驾驶员自身存在酒后驾驶,那么他们在驾驶中也可能存在一定的“路怒”现象[15].
  
  最后,危险行为态度对焦虑型驾驶风格的影响。焦虑型驾驶风格指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易紧张、易警觉,并且伴有分心活动[4].本研究发现,对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态度可以正向预测焦虑型驾驶风格。这说明,如果驾驶员意识到自己有违反交通规则和超速的倾向,那么他们可能比较紧张,并伴随有分心驾驶行为。然而,如果其他驾驶员存在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那么驾驶员也可能比较焦虑。因为其他驾驶员的违规行为可能对该驾驶员的安全造成威胁。
  
  参考文献
  
  [1]Elander J,West R,French D. Behavioral correlates of individualdifferences in road - traffic crash risk:An examination of methodsand findings.[J]. Psychological Bulletin,1993,113(2) :279-294
  [2]孙龙,常若松。驾驶风格研究现状与展望[J].人类工效学,2013,19(4) :92-95
  [3]董悦,孙龙,常若松。驾驶风格对新手驾驶员危险知觉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5) :729-731
  [4]Taubman - Ben - Ari O,Mikulincer M,Gillath O. The multidimen-sional driving style inventory-scale construct and validation[J].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2004,36(3) :323-332
  [5]孙龙,常若松。营运驾驶员驾驶风格研究[J].人类工效学,2014,20(3) :10-12
  [6]孙龙,杨程程,常若松。多维度驾驶风格量表的修订及初步应用[J].人类工效学,2014,20(2) :6-9
  [7]Ishibashi M,Okuwa M,Akamatsu M. Indices for characterizing driv-ing style and their relevance to car following behavior[C]. IEEE,2007
  [8]窦广波,孙龙。营运驾驶员情绪状态对驾驶风格的影响[J].人类工效学,2015,21(2) :1-3
  [9]孙龙,常若松,董悦,等。驾驶经验对驾驶员驾驶风格和交通违规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2) :222-224
  [10]赵光珍,郭双。驾驶员人格特征对驾驶风格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5,23(5) :699-702
  [11]刘晶,孙龙。驾驶员决策风格对驾驶风格的影响[J].人类工效学,2015,21(4) :18-21
  [12]常若松,马文瑶,孙龙。危险行为态度量表在驾驶员群体中的信效度检验[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24(1) :84-86
  [13]李彦章,王正国,尹志勇,等。摩托车驾驶员驾驶行为,人格,交通安全态度与事故的关系研究[J].心理科学,2008,31(2) :491-493
  [14]孙龙。驾驶员人格特质研究述评[J].社会心理科学,2013,28(1) :16-20
  [15]郭双,常若松。驾驶愤怒对驾驶安全影响的研究方法[J].人类工效学,2015,21(1) :66-68
    李爽. 驾驶态度对驾驶员驾驶风格的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10):1458-146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zhlw/20190831/8190044.html   

    驾驶员危险行为态度对驾驶风格的作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