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对驾驶愤怒影响的作用机制

驾驶愤怒是在驾驶过程中发生的具有负性情绪性质的,包含认知、行为反应的多维结构,是从轻微激惹到极度愤怒的体验过程[1].驾驶愤怒可以分为驾驶特质愤怒和驾驶状态愤怒。驾驶状态愤怒指当遇到路上的某一特殊事件或一系列事件时个体的情感和生理唤起。状态愤怒通过日益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驾驶愤怒是在驾驶过程中发生的具有负性情绪性质的,包含认知、行为反应的多维结构,是从轻微激惹到极度愤怒的体验过程[1].驾驶愤怒可以分为驾驶特质愤怒和驾驶状态愤怒。驾驶状态愤怒指当遇到路上的某一特殊事件或一系列事件时个体的情感和生理唤起。状态愤怒通过日益增长的风险承担影响驾驶行为。而驾驶特质愤怒描述了当遇到路上激惹和挫折时个体愤怒的一般趋势。一般来说,在低引起驾驶愤怒的情境下,高特质愤怒驾驶员容易被激怒,驾驶速度更快,产生驾驶攻击[2].
  
  国外研究者一般采用自我报告的量表对驾驶愤怒进 行 测 量,包 括 驾 驶 愤 怒 量 表(drivingangerscale,DAS)[3],驾 驶 愤 怒 表 现 量 表(drivingangerexpression inventory,DAX)[4]和驾驶愤怒倾向量表(Propensityfor AngryDrivingScale,PADS)[5]等工具。大量研究发现,驾驶愤怒对驾驶行为影响较大,驾驶愤怒同驾驶员自我报告的一生中的碰撞事故数目,过去一年的事故数目以及机动车违规次数有关[6-7].
  
  我国研究者也开展了驾驶员驾驶愤怒的相关研究。例如,修订驾驶愤怒量表[8],探索驾驶经验对驾驶愤怒的影响[9],比较不同群体的愤怒水平等[10-11]以及探 索 驾 驶 愤 怒 对 驾 驶 行 为 或 驾 驶 风 格 的 影响[12-13]等。本研究旨测量大五人格对我国驾驶员驾驶愤怒的影响,探索人格对驾驶愤怒影响的作用机制,以期为开展驾驶愤怒干预和驾驶安全培训提供科学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在 全 国 随 机 选 取 发 放450份 问 卷,有 效 问 卷406份(90.2%)。其中男性238人,女性168人,年龄在20~59岁之间(36.93±8.19),驾龄在2个月~32年之间(9.23±7.51),受教育程度,高中及以下175人,中专及以上231人。
  
  1.2方法
  
  驾驶愤怒问卷。采用郭双等人2014年修订的驾驶愤怒问卷[8],共32个题目,分为驾驶攻击,不文明驾驶,发泄报复,行驶受阻,愤怒调节和轻度厌恶6个维度。其中不文明驾驶和行驶受阻属于驾驶愤怒认知,驾驶攻击、发泄报复、愤怒调节、轻度厌恶属于驾驶愤怒行为。问卷采用4点计分,1是“从不”,4是“总是”.问卷各维度内部一致性信度依次为:0.88,0.78,0.82,0.80,0.74和0.71.
  
  大五人格量表。量表共44个题目,分为外倾性,尽责性,神经质,宜人性和开放性5个维度。量表采用5点计分,从“根本不”1分到“非常多”5分。在本 研究中,5个 维度的内 部一致性系数 依 次 为:0.70,0.68,0.73,0.79和0.75.驾驶员按要求填写人口学相关信息,然后填写驾驶愤怒问卷和大五人格问卷。
  
  1.3统计处理
  
  使用SPSS 21进行统计数据分析。
  
  2结果
  
  2.1男女驾驶员驾驶愤怒差异
  
  由表1可见,男性驾驶员在驾驶攻击,发泄报复上得分比女性驾驶员高,且差异显着。女性驾驶员在不文明驾驶,轻度厌恶上得分比男性驾驶员高,且差异显着。
     男女驾驶员问卷各维度均值比较(珚x±s)   
  2.2驾驶愤怒各维度与年龄、驾龄、受教育水平的相关
  
  由表2可见,年龄与驾驶攻击,不文明驾驶和轻度厌恶呈负相关,且相关显着。驾龄与不文明驾驶,行驶受阻和轻度厌恶呈负相关,与发泄报复呈正相关,且相关显着。受教育程度与驾驶攻击和发泄报复呈负相关,与不文明驾驶和轻度厌恶呈正相关,且 相关显着。
     年龄、驾龄、受教育水平与问卷各维度的相关(r)   
  2.3驾驶愤怒与大五人格的相关
  
  由表3可见,外倾性与不文明驾驶呈正相关,与发泄报复呈负相关,且相关显着。宜人性与驾驶攻击,发泄报复和轻度厌恶呈负相关,与不文明驾驶员和愤怒调节呈正相关,且相关显着。尽责性与驾驶攻击,发泄报复和轻度厌恶呈负相关,与愤怒调节呈正相关,且相关显着。神经质与驾驶攻击,不文明驾驶,发泄报复和轻度厌恶呈正相关,且相关显着。开放性与驾驶攻击和发泄报复呈负相关,与行驶受阻和愤怒调节呈正相关,且相关显着。
     驾驶愤怒与大五人格相关(r)   
  2.4大五人格对驾驶愤怒总分的预测作用
  
  以人口学因素为控制变量,以大五人格为预测变量,将不文明驾驶和行驶受阻合并为驾驶愤怒认知,将驾驶攻击、发泄报复、愤怒调节、轻度厌恶合并为驾驶愤怒行为。以愤怒认知总分和驾驶愤怒行为总分为因变量进行层次回归分析(Stepwise法),第一层引入人口学因素,第二层引入大五人格各因素,见表4.在愤怒认知上,驾龄具有负向预测作用,受教育程度,外倾性和神经质具有正向预测作用。在愤怒行为上,受教育程度具有负向预测作用,外倾性和神经质具有正向预测作用。
     各因素对驾驶愤怒的预测(Stepwise法)   
  3讨论
  
  3.1人口学因素对驾驶愤怒的影响
  
  男性驾驶员比女性驾驶员更容易出现驾驶攻击和发泄报复,这可能与男性倾向于通过肢体语言去表达愤怒有关。女性驾驶员遇到不文明驾驶行为和行驶受 阻 时 更 容 易 驾 驶 愤 怒[9,11].驾 驶 员 年 龄 越大,驾驶愤怒行为和驾驶愤怒认知越少。驾龄越大,驾驶愤怒认知越少。这可能是因为,随着年龄和驾龄的增长,驾驶员驾驶行为更安全,而且他们体验的愤怒消极情绪结果对行为也会产生影响[8].遇到慢速驾驶、不认真开车、敌意否定时,受教育程度低的驾驶员比受教育程度高驾驶员更愤怒。大学及以上文化程度驾驶员比高中及以下文化程度驾驶员出现更多轻度厌恶,但是他们的驾驶攻击和发泄报复行为少。这说明,文化程度越高,对规则的要求越严格,看到不文明驾驶行为触犯交通规则,容易产生驾驶厌恶。
  
  3.2人格对驾驶愤怒的影响
  
  一方面,就愤怒认知来说,外倾性和神经质是驾驶愤怒认知的有效预测因子。这说明经常在遇到行驶受阻而愤怒的人群性格外向、爽直、喜欢交谈、精力旺盛,兴趣广阔、有想象力、创造力、很容易陷入消极情绪,如焦虑、抑郁、担心之中。因此,外倾性和神经 质 得 分 越 高,驾 驶 员 驾 驶 愤 怒 认 知 得 分 也 越高[14].在实际驾驶中,他们对不文明驾驶和行驶受阻而容易产生驾驶愤怒。
  
  另一方面,就愤怒行为来说,神经质和外倾性对驾驶愤怒行为具有预测作用。外倾性和神经质得分越高,驾驶员愤怒驾驶行为越多。国外研究发现,驾驶愤怒与宜人性、尽责性和开放性显着负相关,神经质与驾驶愤怒显着正相关[13].神经质、宜人性和尽责性有效预测了驾驶攻击,神经质和驾驶攻击之间的关系被驾驶愤怒调节,而宜人性和尽责性都与驾驶攻击有直接和非直接的关系[15].
  
  参考文献
  
  [1]Novaco R W.The novaco anger scale and provocation inventory[M].Los Angeles,CA:Western Psychological Services,2003
  [2]Abdu R,Shinar D,Meiran N.Situational(state)anger and driving[J].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F:traffic psychologyand behav-iour,2012,15(5):575-580
  [3]Deffenbacher J L,GettingE R,Lynch R S.Development of a driv-inganger scale[J].Psychological reports,1994,74(1):83-91
  [4]Deffenbacher J L,Lynch R S,OettingE R,et al.The DrivingAn-ger Expression Inventory:a measure of how people express theiranger on the road[J].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2002,40(6):717-737
  [5]Depasquale J P,Geller E S,Clarke S W,et al.Measuringroadrage:Development of the propensityfor angrydrivingscale[J].Journal of SafetyResearch,2001,32(1):1-16
  [6]吴超仲,雷虎。汽车驾驶愤怒情绪研究现状与展望[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0,20(7):3-8
  [7]郭双,孙龙,常若松。驾驶员情绪状态量表的编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6):893-894
  [8]郭双,董悦,马伶,等。驾驶愤怒量表在驾驶员群体中的信效度检验[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10):1503-1504
  [9]郭双,王君,常若松。驾驶员驾驶经验对驾驶愤怒的影响[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8(4):481-485
  [10]刘睿哲,周 仁 来,Oeh Michael.中 德 驾 驶 员 驾 驶 愤 怒 行 为 比 较[J].人类工效学,2013,19(1):10-15
  [11]陈晓晨,马锦飞,窦广波,等。不同类型驾驶员的情绪状态[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3,21(6):867-869
  [12]窦广波,孙龙。营运驾驶员情绪状态对驾驶风格的影响[J].人类工效学,2015,21(2):1-3
  [13]YangJ,Du F,Qu W,et al.Effects of personalityon riskydrivingbehavior and accident involvement for Chinese drivers[J].Traf-fic injuryprevention,2013,14(6):565-571
  [14]孙龙。驾 驶 员 人 格 特 质 研 究 述 评[J].社会 心 理 科 学,2013,29(1):16-20
  [15]Dahlen E R,White R P.The BigFive factors,sensation seeking,and drivinganger in the prediction of unsafe driving[J].Person-ality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06,41(5):903-915
    郭双,孙龙. 驾驶员人格对驾驶愤怒的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08):1166-116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zhlw/20190831/8190053.html   

    人格对驾驶愤怒影响的作用机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