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五人格对驾驶员事故风险的作用

1引言 驾驶员由于年龄、性别、驾驶经验和速度选择等的不同,他们发生交通事故的风险不同。研究发现,年龄低于25岁或大于65岁的驾驶员、女性驾驶员、驾驶时速度过低或过高的驾驶员,他们不但 发 生 事 故 的 风 险 高,而 且 事 故 也 更 严重[1].另外,年轻新手驾驶员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1引言
  
  驾驶员由于年龄、性别、驾驶经验和速度选择等的不同,他们发生交通事故的风险不同。研究发现,年龄低于25岁或大于65岁的驾驶员、女性驾驶员、驾驶时速度过低或过高的驾驶员,他们不但 发 生 事 故 的 风 险 高,而 且 事 故 也 更 严重[1].另外,年轻新手驾驶员不仅认为自己在总体驾驶技能上,而且在具体驾驶任务上,都比同龄人或有经验驾驶员的驾驶技能更好,发生交通事故的风险也更低[2].这种现象被称为驾驶员对自我事故风险的乐观偏见。
  
  驾驶员人格是影响交通事故的一个主要因素。有些研究关注单一人格维度对危险驾驶行为和交通事故的影响。例如,高自我内控倾向可以预测驾驶员发生的交通事故数目、违规次数和驾驶攻击行为等[3].其他研究则将不同的人格维度结合起来,以评估人格对事故风险的影响。例如,根据人格特征进行聚类分析,研究者发现了2个高事故风险群体。第一个群体主要是男性驾驶员,他们的利他性和焦虑性水平低,感觉寻求和驾驶攻击水平高。第二个群体驾驶员的特点是高感觉寻求、高攻击性、高焦虑和高驾驶愤怒[4].最新研究则强调探索不同年龄组驾驶员的人格对事故风险的影响。例如,Lucidi对老年驾驶员的研究发现,感觉寻求与交通违规相关显着,敌 意 与 驾 驶 操 作 失 误 和 错 误 行 为 相 关显着[5].
  
  通过将驾驶员的人格与他们自我报告的交通事故数目进行统计分析,研究者证实人格是预测交通事故的一个有效因子。然而,这种回溯研究严重依赖驾驶员自我报告的交通事故历史的准确性。为了更好地评估驾驶员的事故风险,Gosselin等人开发了驾驶员事故风险问卷[6].因此,经原作者同意,本研究对驾驶员事故风险问卷进行修订,并检验大五人格对我国驾驶员事故风险的影响。
  
  2研究方法
  
  2. 1被试
  
  在某市随机选取240名驾驶员完成事故风险问卷和大五人格量表,收回201份有效答卷(83. 8%)。其中男性140人,女性61人。年龄在19 - 59岁之间(37. 55 ± 12. 27) ,驾龄在0. 5 -30年之间(11. 40 ± 9. 29)。受教育程度: 初中及以下60人,高中37人,大/中专60人,本科及以上44人。月经济收入水平:3千元以下86人,3千- 5千元81人,5千元以上34人。
  
  2. 2工具
  
  事故风险 问 卷 中 文 版。原 问 卷 共9个 题目[6],题目要求“同与自己年龄和性别相似的驾驶员相比,我认为我卷入交通事故中的风险”.本次修订增加1个题目,详细内容见表1.问卷严格按照量表修订的翻译-回译程序进行翻译。在确定中文版后,请2位交通心理学专家对问卷题目进行评定,确保题目不存在歧义。问卷采用5点计分,从“非常高”1分到“非常低”5分。问卷总分越高,事故风险越小。
  
  大五人格量表。量表共44个题目,分为外向性、宜人性、开放性、尽责性和神经质5个维度[7].采用5点计分,从“根本不”1分到“非常多”5分。各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 外倾性0. 67,宜人性0. 63,开放性0. 71,尽责性0. 76和神经质0. 69.
  
  2. 3施测程序
  
  问卷的施测过程分为两步。第一步,驾驶员准确地填写性别、年龄和驾驶经验等基本人口学信息统计表。第二步,驾驶员按要求填写事故风险问卷和大五人格量表。
  
  3结果与分析
  
  3. 1问卷修订结果
  
  以每个题目与问卷总分之间的相关系数,并且相关必须达到显着水平(P < 0. 01) 作为题目的区分度指标,保留所有题目( 见表1)。对10个题目进行主成分因子分析,KMO = 0. 909,Barlett球形检验结果达到显着性水平(P < 0. 001)。生成特征 根> 1的 因 子1个,累 计 方 差 贡 献 率 为55. 673% .信度分析表明,问卷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 907.
  
  3. 2驾驶员事故风险差异分析
  
  首先,对男女驾驶员各题目的得分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男性驾驶员得分均高于女性驾驶员,检验结果见表1.然后,按照Gosselin等人的分类方法,将驾驶员分为年轻驾驶员组( 年龄在19 - 26岁之间) 和中年驾驶员( 年龄在27 - 59岁之间) 两组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年轻驾驶员得分均低于中年驾驶员,检验结果见表1.最后,将驾驶经验分为驾龄和总驾驶里程两部分,分别对男女驾驶员问卷总分与驾龄和总驾驶里程进行相关分析,结果见表2.
     问卷总分与驾驶经验的相关   
  另外,问卷总分与驾驶员受教育程度呈负相关,r = - 0. 353,P < 0. 01; 与收入水平呈正相关,r= 0. 409,P < 0. 01.
  
  3. 3事故风险与驾驶员实际交通违规的相关
  
  进一步对问卷总分与驾驶员的交通违规历史数据进行相关分析。交通违规包括在过去一年中,驾驶员的交通违规次数和交通事故数目两部分。结果发现,问卷总分与交通违规次数呈正相关,r = 0. 181,P < 0. 01; 与交通事故数目呈正相关,r = 0. 187,P < 0. 01.这说明,问卷总分可以预测驾驶员在过去一年中的交通违规次数和交通事故数目。
  
  3. 4人格对事故风险的影响
  
  对问卷总分与人格各维度进行相关分析发现,问卷总分与开放性呈正相关,r = 0. 161,P <0. 05; 与神经质呈负相关,r = - 0. 280,P < 0. 01;与尽责性、外倾性和宜人性相关不显着。
  
  进一步以问卷总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分层回归分析,采用“Stepwise”方法分两步进入回归模型。第一步,人口学各因素; 第二步,大五人格各维度。结果见表3,
     问卷总分预测变量的回归分析(β)   
  由表3,在人口学方面,总驾驶里程和收入水平对 问 卷 总 分 有 正 向 预 测 作 用 (β = 0. 396,0. 399,P < 0. 01) ,年龄有负向预测作用 (β = -0. 241,P < 0. 01)。在人格方面,开放性有正向预测作用(β = 0. 211,P < 0. 01) ,神经质和宜人性有负向预测作用(β = - 0. 318,- 0. 171,P < 0. 01)。驾驶员各人口学因素和人格因素的主效应可以解释事故风险38. 7%的变异。
  
  4讨论
  
  首先,修订驾驶员事故风险问卷。修订后的问卷信度为0. 907,可以解释事故风险55. 673%的变异。问卷的信效度较好,可以作为测量我国驾驶员事故风险的一个基础问卷。
  
  其次,分析人口学因素对事故风险的影响。本研究发现,男性驾驶员问卷得分比女性驾驶员高,年轻驾驶员问卷得分比中年驾驶员低。这说明驾驶员自我评估的事故风险存在性别和年龄差异,这与国外研究结论一致[2,6].例如,在一项针对136名驾驶员的调查中,93%男性和75%女性驾驶员认为自己的驾驶技能比同龄人好。而且,75%的男性和62%的女性驾驶员认为自己的事故风险比同龄人低[8].驾驶经验越丰富,驾驶员自我评估的事故风险越小。研究发现,驾龄越大,驾驶员的驾驶风格越安全,他们的交通违规次数和事故数目越少[9].驾驶员问卷得分与受教育程度呈负相关,与收入水平呈正相关。虽然受教育程度高的驾驶员自我评估的事故风险高,但是收入水平高的驾驶员却认为自己的事故风险低。未来应加强对不同收入群体驾驶员事故风险的对比研究。
  
  最后,探索大五人格对驾驶员事故风险的影响。本研究发现,驾驶员神经质和宜人性可以负向预测事故风险,开放性可以正向预测事故风险。国外研究发现,驾驶员人格可以解释危险驾驶行为39%的变异和交通事故20%的变异[10].Sümer等人研究发现,在控制了驾驶员的年龄、性别和驾驶里程后,外倾性、神经质、宜人性和尽责性等人格特征可以预测危险驾驶行为。驾驶员人格对危险驾驶行为有直接影响,但只有开放性对事故风险有直接影响。大五人格其他成分则是通过影响危险驾驶行为,进而影响驾驶员的事故风险[7].因此,同其他直接的行为测量相比,驾驶员人格的不同方面对事故风险的影响可能是非线性的,这种影响受到社会认知因素( 例如,驾驶安全态度) 的调节。例如,驾驶员的驾驶安全态度越好,他们的危险驾驶行为越少,与危险驾驶行为直接相关的交通事故数目越少[5].因此,研究者未来应加强驾驶员人格对事故风险影响机制的相关研究。
  
  5结论
  
  修订后的驾驶员事故风险问卷信、效度较好。驾驶员自我评估的事故风险具有性别和年龄差异。驾驶员人格开放性和神经质可以预测他们的事故风险。人口学因素及开放性、神经质和宜人性的主效应可以解释驾驶员事故风险38. 7%的变异。
  
  参考文献
  
  [1]Kaplan S,Prato CG.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BusAccident Severity in the United States:A GeneralizedOrdered Logit Model[J]. Journal of Safety Research,2012,43(3) :171 - 180.
  [2]White MJ,Cunningham LC,Titchener K. Young Driv-ers'Optimism Bias for Accident Risk and DrivingSkill:Accountability and Insight Experience Manipula-tions[J]. 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2011,43(4) :1309 - 1315.
  [3]zkan T,Lajunen T. Multidimensional Traffic Locus ofControl Scale(T - LOC) :Factor Structure and Rela-tionship to Risky Driving[J].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05,38(3) :533 - 545.
  [4]Ulleberg P. Personality Subtypes of Young Drivers. Re-lationship to Risk - taking Preferences,Accident In-volvement,and Response to A Traffic Safety Campaign[J].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F:Traffic Psychol-ogy and Behaviour,2001,4(4) :279 - 297.
  [5]Lucidi F,Mallia L,Lazuras L1et al. Personality andAttitudes as Predictors of Risky Driving among OlderDrivers[J]. 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2014,72(2) :318 - 324.
  [6]Gosselin D,Gagnon S,Stinchcombe A,et al. Compara-tive Optimism among Drivers:An IntergenerationalPortrait[J]. 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2010,42(2) :734 - 740.
  [7]Sümer N,Lajunen T,Oezkan T. The Five PersonalityTraits as the Distal Predictors of Road Accident In-volvement[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raffic andTransport Psychology. 2005.
  [8]Dejoy DM. An Examination of Gender Differences inTraffic Accident Risk Perception[J]. 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1992,24(3) :237 - 246.
  [9] 孙龙,常若松。营运驾驶员驾驶风格研究[J].人类工效学,2014,20(3) :10 - 12.
  [10]Iversen H,Rundmo T. Personality,Risky Driving andAccident Involvement among Norwegian Drivers[J].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02,33(8) :1251 - 1263.
    孙龙,常若松,李爽. 驾驶员人格对事故风险的影响[J]. 人类工效学,2016,(02):32-3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zhlw/20190831/8190059.html   

    大五人格对驾驶员事故风险的作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