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资源审计的理论体系建设研究

森林资源资产审计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经营产业化、林木商品化、资源资产化的需要,是森林资源行政监督管理的延伸和发展,是用货币价值形式对森林资源资产占用、消耗和收益进行的一种独立综合的经济监督、经济鉴证、经济评价和经济诊断活动,是深化资源管理体制改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森林资源资产审计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经营产业化、林木商品化、资源资产化的需要,是森林资源行政监督管理的延伸和发展,是用货币价值形式对森林资源资产占用、消耗和收益进行的一种独立综合的经济监督、经济鉴证、经济评价和经济诊断活动,是深化资源管理体制改革的发展方向。大家在有关森林审计论文写作时,可以参考这篇“森林资源审计的理论体系建设研究”审计论文。
   森林资源审计的理论体系建设研究
  原标题:森林资源审计理论框架构建--森林资源审计的定义及内涵分析
  
  摘要:党十八大以来出台的各种生态、政治、经济政策,推动了各类自然资源审计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森林资源审计工作面临理论体系发展滞后于审计实务工作的尴尬局面。在分析森林资源审计理论研究意义的基础上,辨析提出用“森林资源审计”一词来界定对森林资源及其经营管理活动的审计工作是较为恰当的; 并结合前人学者的研究观点,详细阐述了森林资源审计的概念、目标、特点、对象和内容等基础内涵。
  
  关键词:森林资源审计;自然资源审计;经济监督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我国自然资源审计起步相对晚,审计监督职能作用的发挥有限,存在许多问题与不足。目前各类自然资源审计普遍存在这样一个矛盾现象---理论研究滞后于实践发展。森林资源是自然资源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时候,森林资源审计将是其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构建和完善森林资源审计的理论框架,尽快扭转其基础理论研究滞后的局面,是十分有必要的!
  
  一、文献回顾
  
  早在20世纪70、80年代,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发达国家就以政府审计为主要形式开展各类自然资源审计。彼时,此类审计的主要目标仅仅是帮助相关企业节约自然资源及能源。而我国自然资源审计的实践则相对较晚,基本是在20世纪80年中期左右才开始有介入,历程大致可以分为初始阶段、探索前进阶段、总结推进阶段、推进阶段等四个阶段[1].目前我国自然资源审计正处于推进阶段,正在尝试总结近30年来的审计实践经验,致力于形成自然资源审计的理论体系。
  
  自然资源审计近年来的发展趋势是,朝着审计对象多元化方向发展,自然资源审计涉及领域正在逐步扩大。国家审计署早在2008年就发布了《审计署2008至2012年审计工作发展规划》,要求深入开展自然资源绩效审计,“对土地、矿产、森林、海洋等重要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情况的审计”,“促进资源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同时,为了进一步推动各地资源环境审计的开展,又于2009年9月发布了《关于加强资源环境审计工作的意见》,提出将逐步扩大资源环境审计领域。逐步将审计范围从土地资源和水环境审计扩展到矿产资源、海洋资源、森林资源、大气污染防治、生态环境建设、土壤污染防治、固体废物和生物多样性等领域。实际上,历年来我国自然资源审计工作也已陆续涉及森林资源、土地资源、矿产资源、水资源、农业资源等一系列领域。从这些已有的审计实践出发,结合自然资源管理目的、绩效审计要求,自然资源审计的宏观目标、微观目标、对象和内容、评价指标体系等理论框架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2].但是,自然资源审计作为一种新兴的专业审计,需从资金和资源配置、保护、利用的经济性、效率性、效果性和可持续性等方面开展评价,可目前的理论研究却相当匮乏,无法指导审计实践。
  
  单独就森林资源审计研究来看,其理论探讨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并在90年代得到一定发展。前人陆续对森林资源审计的任务、对象、内容及其所具有的职能作用等进行了探讨[3 ~ 6].这个时期的森林资源审计研究处于探索阶段,是理论呼吁的时代。在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科学认知水平的限制之下,森林资源审计的基础研究并未得到重视。自此以后,长达近三十年时间里,仅单独探讨森林资源审计的研究文献基本检索不到。也就是说,目前关于森林资源审计的研究,仍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为数不多的几篇文献。这与历年来涉林审计工作的持续性开展产生了鲜明对比。
  
  可喜的是,随着对领导干部实施自然资源离任审计的政策出台,以及现阶段社会公众对公共受托经济责任监督和生态环境保护两方面意识的提高,森林资源审计与其他自然资源审计一样,面临着新的历史机遇。
  
  二、森林资源审计理论研究的积极意义
  
  一是保障生态文明建设。2014年国务院确定福建省为全国第一个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至此,福建将在生态文明建设评价考核等多个方面开展先行先试。在示范区的建设发展过程中,“要把更多的财政资金用于生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在将来应当不会只有一个省域,否则“生态中国”的目标建设何以达成?! 另外,生态公益林管护体制改革、国有林场改革的开展,以及集体商品林规模经营试点等生态文明建设配套改革,在今年也将陆续全面铺开。
  
  森林生态系统是生态文明建设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在生态文明建设及改革浪潮中,加强森林资源监督管理则是必须的。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森林资源审计作为高层次的森林资源监督管理,将发挥重要的作用。森林资源审计的内涵研究有助于森林经营管理与森林生态建设过程中的人、事、财、权、责的鉴证评价和经济监督,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又快又好的持续进行。
  
  二是促进林权制度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分为主体改革和配套改革( 也称作深化改革)。主体改革的内容是分山到户,确定林农对于林地的使用权、经营权和林木的所有权。配套改革的内容则要复杂得多,包括林权抵押贷款、林业保险、林业合作组织建立和发展等等。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涉及到具体政策制定与落实、财政资金拨付与使用、相关利益方权责与义务等诸多问题,改革的难度和复杂度相当之大。由于改革要触动和改变传统受益者的既有优势和利益,因此,改革的过程也比较容易滋生腐败、出现违规乱纪的行为。因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深化,离不开森林资源审计的监督与评价。充分发挥森林资源审计的职能和作用,能有效推动林权制度改革各项政策的落实、资金的合理合法使用,提高改革效率。
  
 
    123下一页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bylw8.com/html/zhlw/20190918/8197665.html   

森林资源审计的理论体系建设研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